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其它
掸尘  >  时事评论
从中共女贪美臀和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害说起

11192

从中共女贪美臀和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害说起
 

掸尘 看中国来稿 2009年08月19日   
 

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局长刘光明深谙中共官场的升官之道,不惜花五百万元巨资到韩国、澳洲和香港做美容,光为自己的屁股整容就花费了五十二万元人民币。五十多岁的她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凭着优美的身段和撩人魂魄的屁股,刘光明摆平了升迁路上的一切障碍,化解了无数次针对她而来的调查危机。从一个小小的税管员到掌管年税收高达六十多亿的国税局长,刘光明走出了一条独具中共特色的女人升官之路。
刘光明靠色相展现的中共官场的现状,充分暴露了中共贪婪、淫乱和残暴虐民的本质。那么,中共的官员们对待那些修心向善、洁身自好的法轮功修炼者又是如何呢?

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的报道,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农妇齐成荣,因为修炼法轮功六次被刑拘,遭两年非法劳教。丈夫被冤判十三年牢狱,至今还在山东第一监狱入监队遭严管迫害。齐成荣遭两年劳教被释放回家后,在家中也一直处于被监控的状态,电话被非法监听。垛庄镇政府、派出所人员多次在夜晚翻墙入宅,无端对她進行骚扰、恐吓。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号晚十点左右,蒙阴县国保大队、垛庄镇政府和镇派出所等不法人员二、三十名,突然闯入齐成荣打工的养鸭厂绑架了她。在垛庄镇司法所的一个房间里,垛庄镇副书记公茂礼亲自指挥垛庄乡建主任王衍忠、垛庄林业站站长段尊国等一群恶徒对齐成荣施暴。他们手持橡皮棍,气势汹汹的嚷着要熄灯给齐成荣"上课"。齐成荣对他们说"打人犯法"。公茂礼说:"打你不犯法。"说着就先下手抽齐成荣的脸。恶徒们见状蜂拥而上,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猛踩她身体的各个部位;数根橡皮棍在她身上乱抽。一指挥者说打臀部,一恶徒便用手灯照在她的臀部,恶徒们便狠命的打。直到打累了才开灯。指挥者问齐成荣:"你说打人,谁打你了?"

恶徒们休息一会儿后又把灯关了,说是继续"上课"。又一阵暴打,并踩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出声。之后又在积存雨水的地面上把她打得上吐下泻。衣服被雨水、大小便浸透了一整夜。直到十号晚九点左右被逼迫着写了"奥运期间、之前不能私自外出、不能非法集会" 的保证才放她回家。齐成荣被暴打后腰部以下、膝盖以上呈紫黑色。期间,六一零恶警刘兆国还对齐成荣进行非法审讯。

这就是中共统治之下一个普通农妇的遭遇。她所遭遇的酷刑,对于千千万万个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轮功修炼者来讲并不鲜见,只是因为她过后留下了照片,人们得以从照片上感受她所受刑罚的残酷而已。人看不到的刑罚不知还有多少种呢?

据明慧网刚刚发布的消息(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辽宁省清源县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因坚持信仰,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先后在辽宁的四个监狱遭酷刑摧残。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为被非法强加的八年刑期期满,此时三十五岁的徐大为已经被迫害的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徐大为回家不到两周,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出狱时的徐大为前胸和腰腹部留下很多褐色的电棍电击后的痕迹,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结痂的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徐大为的死完全是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的野蛮迫害造成的。

徐大为受到了哪些刑罚,一时还不能得知。单从他的臀部看: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徐大为生前肯定遭到过狱警对他臀部的抽打,不然何以会"臀部皮肤坏死"呢。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关于他的身体伤残的证据。有证据的迫害毕竟是了了的。

当然,还有对法轮功修炼者身体其它部位的折磨,包括活体摘除法轮功修炼者的人体器官,还有对精神的折磨和对人格的污辱。这些,不能因为没有证据传出,就忽略了中共的残暴。

回过头来看,刘光明对屁股的整形能随手掷出五十多万人民币。这人民币都是来自于她的贪腐,也就是来自于人民的。中共美人的屁股映照出了中共官场多少丑态啊。

五十二万,对齐成荣全家来讲,可能永远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她被中共的不法人员们折磨的伤痕累累,那肿起的紫黑的臀部不正纪录着中共的累累罪恶吗?高贵与卑微、圣洁与污浊,却通过两个女人的臀部给世人以警示。

中共的骄奢淫逸,导致它更加的邪恶凶残。它自己不正是在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