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中共眼里的闲事

11860

中共眼里的闲事
 

作者:掸尘

【正见网2009年09月04日】中国人多,闲人也多,当然闲事也不少。什么是闲事,老百姓都知道,没必要制定一个什么标准。可是在中共统治下,特别是在中共的眼里,这闲事的标准可就不好界定了。

据明慧网八月二十八日的报道,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的大法弟子刘大菊,今年五十六岁,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刘大菊自述她所遭受的酷刑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十二点,恶警队长选出的两个打手袭小红和刘××,把我喊到教育堂,恶人用膝盖狠撞我的空腹。因我已有好几天没吃饭了,痛得我昏过去。接着她们用布裹住我的头往墙上猛撞,俩人用拳头狠砸我的头,我嘴里流着血。我怕弄脏地扳就用卫生纸接着,叫当时值班的女恶警罗坚、罗辉看,她们装着没看见。住在二零一房的刚入监的大法弟子听到撞墙声,跑出来喊:“不要打好人,她是法轮功!”第二天早上黑板上写着:管闲事扣二十分。”

看见坏人毒打好人挺身而出不是应该的吗?在任何环境下都是应该受到赞扬的啊。可是在中共的监狱里,那个本来应该讲法律的执法的地方,发生违法之事而被人制止时,挺身而出者却被认为是“管闲事”,并因此受到惩罚,这不能不令人质疑中共执法者的别有用心了。

其实可不只是在监狱里,警察对主持正义者视为“管闲事”,在社会上,对那些真正的好人一如既往的为他人和社会做好事,中共也不认为是做好事,甚至还要对这样的人实施迫害。

也是在明慧网这一天的报道里,有一则报道:东北大学医院退休女医生何涛、沈阳铁路局退休职工毛娟,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两人同另外两名大法弟子在玉米地里坐着休息时,遭到沈阳市于洪公安分局造化派出所孔爱国等警察的绑架。绑架的理由竟然是“扰乱社会秩序”、“非法聚集”。

何涛和毛娟两个是什么样的人呢?接触过何涛的人都说“她真是太善良了”。遇到生活贫困、无力付费的大学生来看病,她就默默地帮助付医药费。“非典”期间,谁也不愿意去“非典”病室当值班大夫,何涛就主动去那里工作。单位领导对她的人品和敬业精神非常赞赏。朋友说:“每逢冬天下雪,居民小区里第一个去扫雪的一定是何涛。她不仅扫自家门前,公共过道也打扫。她总是为了方便更多的人。”

毛娟是沈阳铁路局退休职工。平日,毛娟悉心伺候年近八旬的父亲,还常年义务照顾父亲的邻居──一位孤寡的“五保户”老人。毛娟为老人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逢年过节给老人买衣服,还给他买牛奶、给零用钱。有一次,她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困境中的老妇人,毛娟把老妇人带回家,给她吃饭、换衣服,还给她回家的路费。

这两个人做的事是闲事吗?就凭这两个人的人品,能做出什么“扰乱社会秩序”、“非法聚集”的事来?那么,究竟是谁在“多管闲事”呢?

那么,我们看看中共自己是怎么做正经事的吧。还是在这一天的报道中,有这样一则报道,九十一岁的老人李善桢从台湾来上海定居,想与女儿李耀华一家共享天伦之乐,安度晚年。

可是今年六月四日深夜,正在家中的女儿和外孙女却被突然闯入的徐汇区“六一零”和田林警署的人绑架了。老人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好女儿怎么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就被绑架了呢?

老人来到市公安局信访办要问个究竟。接待人员很客气的告诉他,你这个案子已经转到徐汇区分局,由他们来承办,周四下午是局长接待日,我们已跟他们联系好,他们局长会接见你的。

老人信以为真,好不容易等到周四下午,早早的来到徐汇分局等待接见。谁知接见的是普通工作人员,并告诉他这个案子下一步要交到检察院,你还是到检察院与他们联系吧。

过了几天,老人在去检察院的路上,承受不住烈日的炙烤,两腿发软,摔倒在地上。好心人要送老人去医院或回家,但老人救女心切,还是颤颤巍巍的去了检察院。检察院的相关人员很正经的说,有关方面的材料还没转过来,目前无法告知。就这样一句话把老人踢回去了。

这样从市公安局到徐汇分局,再到徐汇区检察院,把老人踢来踢去,来回折腾,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看来,中共自己的所谓正经事,倒是真正的闲事。而在它眼中的闲事,倒是我们这个社会所真正需要的。希望大家都来管管中共的闲事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