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其它
掸尘  >  时事评论
掸尘:高智晟露面的背后

23937

作者﹕掸尘

【大纪元4月12日讯】高智晟接受美联社采访受到举世关注,关注他的人都希望透过这个不算正式采访的过程看到他的真实心态和处境。高智晟的这次被采访分明是中共当局的特意安排,因为高智晟的自由不是他个人说了算的,那么他能接受采访,不论什么时间和地点,以及何种方式,这一切统统都在中共的掌握之中。换句话说,不论采访的场合中共是否有人亲临或幕后监听,看似随意的采访和随机的对话无不在中共的意料之中。从这个角度上说,高智晟律师接受的美联社采访委实是一种“被采访”,只不过这样的被采访被演绎得更真切一些罢了。

按照现在大陆通行的说话,高智晟律师的一切无不与“被”相联系,因为他的自由度是被限定的,这个自由限度的获得无疑是与中共对他个人状况的掌握相一致。在这种情况下,高智晟律师本人说的话能是他的心里话吗?在经过要得到一个馒头就要唱歌颂中共歌曲的长期“培训”后,高智晟律师的“自律”有多少不是中共“他律”的因素在起作用呢?在这种情况下,高智晟律师所说的话确实就是“被说话”了。

人们普遍认为,一个“被”字真实的反映了中国民众在中共的欺压之下所体现出来的无奈。但是这个被民众认可的“被”字都是表达了一种相反的状况,大都是通过中共垄断了信息后有意的报导体现出来的。可是这次在处理高智晟律师现身的问题上,中共又有了一个大的推动,那就是让真人出来,由本人发出声音,表达的又是中共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尽管本人的话语中与中共的意图有些微的出入,但是所起到的效果要超出中共单方的表述。那么这样的安排中,高智晟律师的接受采访与他所说的话不都是“被”作了手脚了吗?当然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中共做出这一切安排之前,它们首先要把高智晟律师的思想扭曲。靠强行扭曲一个人的思想来达到自己意图的作法,这样的手法邪恶至极。

在看似随意的安排中,高智晟律师的被采访与被说话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能达到中共的要求,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中共对高智晟律师实施的残暴了。

高智晟作为中国异议人士的一个代表人物早已使中共脸面失尽。在高智晟面前,中共的流氓本性暴露无遗。在他有限度的妥协中,映照出来的仍然是中共的无耻和卑劣。

高智晟的被关注来自全世界。既有政府组织,也有非政府组织,有普通的民众、宗教界人士,也有维权的律师,高智晟更被两度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这都是高智晟律师被国际社会关注的证明。

在诸多的压力之下,高智晟问题也数度使得中共无所适从。从“被走丢”,到“被工作”,一直到“他在他该在的地方”和“没有受到酷刑”,中共政府相关人士直到把信口雌黄的谣言说到不可再说的地步。要知道,回答这些问题的人物可是从普通的警察,一直到中共的外长都包括在内的,高智晟问题成了中共向全世界交待不过去的一个死结。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被迫释放出一些信息,是在外界的压力下无奈的选择。

可以想见,如果不是国际社会的呼吁和施压过于强烈,中共是不会作出让步的,这是国际营救高智晟律师的大气候造成的。特别是美国众议院以几乎全票通过的605决议案,促使美国总统不得不在美中高峰会谈时谈及法轮功问题,而提及高智晟律师,则成为美国向中共明确表明支持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以及支持为法轮功维权者的极佳途径。在这个问题上中共难道还让其党魁把谎言撒下去吗?

中共的党魁不是不会撒谎,中共在斟酌这个谎言撒下去的后果,是继续耍流氓好呢,还是暂时收敛一下好呢?让一个不愿意为前任党魁背黑锅的现任总书记去撒这个背黑锅的谎言,这可太难为中共了。胡锦涛不愿意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背黑锅,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可是他又得就法轮功问题在美国总统提及时有所表态,他怎么办?这个压力来自于代表美国民意的605决议案,简单的搪塞引来的后果会更大。中共政府关于高智晟的矛盾回答早已闹的沸沸扬扬了,让胡锦涛怎么收场?另一个方面,高智晟问题被提及是非常自然的,因为高智晟是因为向胡锦涛写了公开信导致的,他有推脱不掉的责任,他的表态也就成为必然。从这个角度上看,高智晟先生的被露面,在中共内部也是内斗后的一种相互妥协。

还有一个压力也迫使中共不得不提早做准备,那就是高智晟律师在诺贝尔和平奖上的提名。中共是绝对不愿意看到高智晟律师获得这个奖项的。如果他一旦获得,而高智晟仍在中共的监控之下,它该怎么去作解释?所以它宁愿把高智晟推出去获奖,也不愿意让他呆在自己的监牢里获奖。

显然,中共在高智晟问题上的压力几乎是空前的。早在几年前由中共政法委牵头成立的高智晟专案组,一刻也没有停止对高智晟迫害的研究工作。这个专案组也绝不是一些打手组成的,相关方面的专家就有许多,包括对国际社会营救高智晟问题上分析的专家,以及把高智晟酷刑迫害至什么程度的专家,当然也包括一些心理学家。这些不露面的专家在背后秘密的操控着对高智晟律师的迫害。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明:

二零零七年,高智晟在写给著名维权人士胡佳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话:“他们在这方面倒也很直率:‘太爱你的老婆和孩子是你的软肋,这是我们意外找到的你个人致命的“七寸”。我们制裁你越轨行为的方法不复杂:就是让你老婆和孩子骤然间失去一切生活保障条件。说文雅点就是让她们陷入无限的动荡之中,我们说到做到。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在这次斗争中你们应该是看清楚啦’。这些邪恶之徒在这方面是绝对的说到做到。我们不能获得任何通信条件。全家人,无论谁外出,必有成群的流氓便衣贴身紧跟。……‘与任何外人讲话,都会被我们看成是对党和政府的公开挑衅,一经发现,我们就在你的老婆、孩子身上做些工作’。”

由此可见,中共的专家们所作的安排和指导是如何的细致和全面,对高智晟个人情感和心理的掌握有多么的专业。

我们举这个例子就是在说明,中共在逼迫高智晟妥协的过程中,是做了精细的安排的。当然这个妥协也是一个相互妥协的过程,只不过操刀者完全在中共,它把让高智晟对外界表态的尺度当成一种条件,这个许诺的条件必然有要求高智晟所兑现的内容。那么,中共给出的最大的可能条件就是送高智晟出国,而逼迫高智晟所答应的交换条件,就是要表态不与政府作对。

这个非常有诱惑的条件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在这个过程中,中共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对高智晟的摧残肯定非常的残酷,丝毫不排除对高智晟使用药物的迫害,这从高智晟律师的照片中可以看出来。但是,高智晟在他的妥协中,他的底线没有丝毫的动摇。

高智晟律师在《黑夜 黑头套 黑帮绑架》中有一段这样的话:“我当时的心理底线是除非万不得已即设法活下去。死对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太过于残酷,但绝不脏污灵魄。在那样野蛮的氛围里,人性、人的尊严是毫无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会被饥饿折磨,而且他们会无休止地折磨你。但当他们用同样的手段逼我写批法轮功的文字时,即未能如他们所愿。但以这种方法让我再写:这次政府没有绑架我,也没有酷刑折磨我,政府一直对全家关爱备至的笔录上签名时,我是作了妥协的。”

由此可以看出,高智晟律师先前做妥协时所保留的底线,是“绝不脏污灵魂”和“当他们用同样的手段逼我写批法轮功的文字时,即未能如他们所愿”。高智晟律师在生死存亡之际没有丝毫的对法轮功作出攻击,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次,高智晟律师的妥协也是显而易见的。对于一个深爱着自己家人的男人来说,他做出的妥协是可以让所有的人理解的。但是即使这样,智慧的高智晟在和美联社记者的谈话时也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高智晟明确表示,即使他不再做有力抗争,但他相信新的维权律师群体会推动促进法制和民主,不会被他的现时遭遇吓倒。

“正因为我的痛苦经历,就认为其他人不会像我一样做。这不是人类的本性。”高律师说:“战场上多一个我或者少一个我都没有关系。这些年来,我们已经听说很多人都在积极尝试。我仍想与他们交谈,希望他们可以学习我的教训。”

那么“人类的本性”是什么?高智晟在他的片言只语中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了世人。

人类啊,你是有高尚的灵魂的,唾弃邪恶,追求正义,追求真理,做一个身体和思想健全的人类吧。那么作为人类中的一个个体来讲,您“积极尝试”过没有?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13/10 08:57:05 AM
好律师.好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