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其它
掸尘  >  时事评论
掸尘:史无前例的构陷

24348

作者﹕掸尘

【大纪元4月29日讯】“四‧二五”已经过去十一年了,这看似平凡的一天却展示着法轮大法与大法修炼者的形象。从象征意义上讲,大法与大法修炼者在这一天正式的走上了世界的舞台;关于法轮功的诸多话题大都是从这一天被人们谈起。“四‧二五”法轮功学员的万人大上访在一定程度上来讲将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他给世人留下的精神财富将是永远的。

随着法轮功真相的广传和知情者的不断披露,中共构陷法轮功,以至造成“四‧二五”法轮功学员的万人大上访,已经被世人完全知晓。我们结合中共对法轮功恶毒构陷的历史、动机和手段,很容易得出结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构陷是史无前例的。

一、从历史背景上审视

中共在中国出现以前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由政府主导的对一群散布于社会各个阶层、只求做好人而遭到诬陷的事件。中共夺取政权及取得政权之后也曾在相当的范围内,在不同的时期对待不同的个人或人群进行过诬陷。这样的构陷无不基于两点,就是中共的性质和中共的需要。关于由中共的性质造成的诬陷还可分为两点,那就是中共内斗的本质与中共的理论基础。从中共信仰的共产邪恶主义上讲,它要颠覆旧世界的理论基础靠的是阶级斗争,有了这个阶级斗争做其理论基础,中共诬陷他人时就极其容易了,用一个剥削阶级的说法就对富裕的农民和资本家进行了定性;当然定性之后也就有了相应的处理手段。还有一种构陷,也是由中共的理论基础决定的,那就是对有信仰者的构陷。中国人信神的历史可以说和中国的历史一样悠久,可是只信马列不信神佛的中共用一个“封建迷信”的说辞就把中国人的信仰给封杀了。

中共的历史就是一个构陷的历史。它在建政后对中国人进行的各种各样的定性和打击,涉及到所有它认为的异己,这当然也包括中共党魁臆想出来的政治对手,中共都是用这种卑鄙的构陷手法对他人先栽赃后下杀手的。中共在对中国民众的打击中扩充着中国人的恐怖,它同时也在这种狡诈的构陷和异常残酷的打杀中增加着自己的狂妄气焰,并以此维系自己的政权。

中共开放后,从阶级斗争转到了经济建设上来了。它虽说不像以前那样对广大的民众进行构陷后,再发动其他人对其进行打击了,可是它的本质没有变,它只不过把这种构陷转换成了其它的方式,如把异议人士关进监牢,对六四学生打压后用一句反革命暴徒和受到别有用心者的操纵就赶快把这一页翻过去了。

中共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的构陷方方面面、形形色色,种类繁多,那是中共意图打击异己时对瞄准的对象所释放的烟幕;构陷有多大,打击就有多残酷,而且打击的程度要远远地超过其所构陷的程度。在中共媒体的全面配合下,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被迫噤声,历史上莫不如是。例如对法轮功学员诬陷为“自杀、杀人、自焚或剖腹找法轮”后,中共对法轮功的相应打击就变成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虽说是后话,但由此可以看出中共的本质。

中共对法轮功的构陷大异于以往。中共的阶级斗争不再讲了,它虽说信仰无神论,可是中共反覆修宪后已经明确在宪法上写明中国人有信仰的自由了,对法轮功的构陷从何谈起呢?法轮功分布的阶层和地域又是全方位的;这是一群修炼的人,是一群追求自身提高,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这是一个高素质的修炼群体。法轮功自身的纯正,在广大人民群众中良好的口碑,以及他没有组织的管理方式,都使得中共的构陷无从下手。要对这样一群修炼的人进行构陷,中共为此将要付出的政治成本是什么?构陷不好是会丧失民心,从而危及其政权的。

法轮功的迅猛发展尤其令中共内部意欲打击法轮功的那一伙人惊恐。据中共统计,修炼法轮功者是在七千万到一亿之间,远远高于中共党徒的人数。如果按照中共历史上对划定的中国人迫害时所占的人口比例来看,也已经超过了极限。历史上中共迫害中国人时,大都是采取把被打击的人数限定在中国总人口5%的范围之内,这样才能保证它打击少数人以恐吓大多数人的目的,而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人数却已在5%到7.7%的幅度之内。按照中共的整人方式和实践,法轮功要是再发展下去,那时想打击可能就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共要对法轮功痛下杀手已经到了十分着急的地步。

二、构陷者的心理剖析

六四血案中,江泽民凭力促镇压学生获取中共元老们的欢心而得以入主中南海。在中共的政治斗争中擅观风向的江泽民并不是一个有德有才的人,他还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对人大委员长乔石恨之入骨,因为如果不是他在六四血案中投机的话,中共选择的领导人很可能就是乔石了;乔石的威望要远远高于这个假冒烈士子女的江泽民。另一方面,江泽民对朱镕基的威望也耿耿于怀。众所周知,朱镕基在反贪腐问题上的态度和他治理经济时的强硬手腕,可是江泽民对他的处处掣肘也使得他无可奈何。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态度,可以从他提前为江泽民选择好胡锦涛作为中共的储君中看出。如果说江泽民前期因为邓小平的存在而无法施展手脚的话,邓去世后,他处理国是的本领也是一样的臭不可闻。以九八年长江洪水来说,本来可以在荆江分洪区泻洪,以缓解水位过高的问题。可是江泽民听信算命者的传言,说江堤不可自决,因为他自己姓江,他下令决堤的话,那就是自掘坟墓。所以江泽民视下游民众的死活于不顾,强令不许决堤,致使发生长江下游主干堤决堤,洪水泛滥,民众死伤无数,受灾十分严重。

江泽民是一个喜爱作秀的人,面对政治上的毫无建树,他也亟需找到一个可以树立自己权威的国家大事来做。而毫无治国安邦之能的江到哪里去建功立业以扬其威名呢?他需要一个极佳的可以使自己牢固掌握权力的“大事”来巩固自己的权威。说句直白的话,江泽民此时真的就想无事生非,无论好事坏事,只要能使自己树立绝对权威就行。

从另一个角度上看,江知道自己的权力不能得到更大的发挥,那样就不可能在任期内极大地发展自己的党羽,到时也只能下台交权了。这对有着恋权癖好的江泽民来说是非常残酷的。要想做到到时不交权或有所保留的交权,那就得在任期内借自己的权力发展势力。

心胸狭窄的江泽民自然妒嫉成性,这种妒嫉可不只表现在对同僚的妒嫉上,还表现在他对任何比自己优秀的人物的妒嫉上。靠“二奸二假”(可参看《江泽民其人》或吕加平先生的《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及对党内元老的拍马投机爬上高位的江泽民根本不会相信什么道德信仰之类的东西,在他的头脑里只有权力。从一个特定的角度上看,江泽民是嫉善如仇的。所以,从最初江泽民听闻法轮功所讲的真、善、忍三个字开始,他就没有对法轮功有过好感。

和真、善、忍相对的是江泽民的假、恶、暴。江泽民的“假”可以从国内学者、二战史研究员吕加平上书中共中央的公开信上看出来,江泽民是以汉奸之身冒充中共的烈士子女的,并且在中共送他到俄国学习时又被苏俄发展成了奸细,一个双料汉奸,何谈其真?江泽民的“恶”在他对六四学生的镇压中极力怂恿邓小平出兵对待学生中也可看出。《九评共产党》中有一段记载:江泽民有次举行中外记者会,当一个法国记者问及一个女大学生因“六四”被发配到四川农场搬砖,当地农民多次强奸了她。江回答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事情是否是事实。她是暴徒。如果是真的,那也是罪有应得。”江泽民的残暴从中可见一斑。江泽民在香港大骂媒体记者的视频经常能够在互联网上被人搜出,传为笑谈。江泽民的人格是极其残暴的。

在中共体制内何止是江一个人的人格如此残暴,在互相绞杀的逆向淘汰机制里,最终能爬上高位并能稳掌权力者,大多是些心狠手辣之徒。中共的本质也只能衍生这样的政治体制。在这样的体制之下,加上江泽民的变异人格,必然有甚多趋炎附势者。要想爬上更高的权位就只能走效忠江泽民的捷径。

在中共的邪恶体制内,还有一个极不正常的现象,那就是要想享有更大的权势,在党内斗争中排挤他人,受到党魁的欣赏和震慑对手,那就得敢于无事生非,并且要把这个“非”升到相当高的程度才行。就像中共的文革,不管多么的荒谬,可是它就是发生了,而且持续了十年。十年之中世事该有多大的变化,可是中共文革小组的权力却始终如一,成了左右时局的关键组织。再比如,前段时间的重庆“打黑”,薄熙来不打不行吗?他要不折腾,他在十八大上绝对没戏。他树毛像的用意何在?讲红色经典的用意何在?那是中共内斗中的必然反映。折腾得越很,中共上层在动他时越要顾忌他的影响,同时这种狂折腾也为震慑对手发出了强劲信号。这种现象是极其邪恶的。

当年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走的也是这条路。他要进入下届中共政治局常委,凭他的年龄已丝毫不占优势(他是中共上届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大的)。而要想在退下前把自己往上再拔一拔,他就必然要发挥他中共政法委书记的优势。而其优势的发挥就涉及到猎取一个更大的目标进行开刀,对这个目标的打击一定要达到足以令所有人望而却步的地步。

当然,罗干猎取目标时也不是盲目的,他也在揣摩江泽民的心思。他非常明了江泽民的处境及心理,在这时他选中剿灭法轮功向江泽民献上谗言,自然就能十拿九稳的获取江的欢心和信任。只要江同意了,罗干也便有了胜算的把握,同时也为自己下届进入政治局常委铺平了道路。

三、对法轮功的诬蔑、调查、定性、挑衅和构陷

罗干出手之前,中共体制内就已经有人在借法轮功做文章了,徐光春便是其中的一个。江泽民曾说:“对徐光春一百个放心。”徐光春时任中共宣传部副部长,曾于一九九六年指使手下在《光明日报》上发表诬蔑法轮功的文章。随后中宣部属下的新闻出版署也明令禁止了法轮功书籍的出版。中共内部的投机者给罗干提供的机会和相关资讯是够充分的了。

罗干对法轮功的秘密调查始于一九九七年,但是一年调查之后,没有发现法轮功任何违法违纪的事,相反调查者还一致对法轮功表达了充分肯定的言论。有相当一部份秘密调查者,也就是在调查法轮功时认识到了法轮功的价值,并从而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

没有发现问题当然就说明法轮功没问题,何况这种调查都是在法轮功学员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展的呢。可是,这样的调查怎么能使罗干满意?他哪能想到法轮功修炼是如此的纯粹和超常?可是他妄图利用打击法轮功谋求更大权势的想法,促使他对法轮功再次进行调查。然而,他在一九九八年开展的对法轮功的调查中,其用意就是不打自招的了,那就是先对法轮功进行定性,然后再根据这个定性搜集证据。

在罗干大肆对法轮功进行栽赃式调查的同时,他的连襟、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充当起了挑起法轮功事端的急先锋。何祚庥的科学院院士的身份已被国内的网友所揭穿,这个能用量子力学来证明“三个代表”的投机科痞,实质是中共安插在中国科学院的一枝笔。他在科学上毫无建树可言,但是在主导政治方向上却起着任何人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共讲战天斗地,他就讲“人类无需敬畏大自然”;中共对煤矿开采造成的人员伤亡过多无法回应,他一句话就作了个概括:“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在全世界都对“克隆”人提出伦理批评的时候,受无神论和进化论影响颇深的何祚庥,公开支持针对人类的生殖性克隆。

何祚庥真可以说是无知者无畏。就是这样的一个所谓科学家,却恰恰被他的连襟罗干看中。他的院士身份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寻找借口提供了一个极大的方便。何祚庥曾于一九九八年在北京电视台对法轮功展开攻击。节目播出后,很多节目中的当事者纷纷去向北京电视台反应情况,指出节目内容违背事实。事后电视台领导说,这是建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失误,并很快播放了一个表现法轮功修炼者炼功的正面节目作为更正。何祚庥的图谋未能得逞。

然而,法轮功的迅猛发展使妄图打压法轮功的中共一伙坐卧不安。人数已经接近一亿,再发展下去那就不可能进行打压了。这些人虽然各怀鬼胎,但是总体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要尽快对法轮功开展镇压,好以此获得各自所需。可镇压的口实还得必须冠冕堂皇得拿得出手,因此,制造借口并藉此挑起事端,对这一伙邪恶之徒来说也就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四‧二五”之前,妄图迫害者对法轮功的情况可以说了如指掌。一个方面是因为法轮功的一切都是公开的,一个连办公场所都没有的群众性自发修炼组织,采取的又是松散管理的管理方法,想修炼就来,不想修炼就走,没有名册;包括所有的负责人也都是自愿的,不想干的话,连个辞职报告都不需要写。这些中共都非常清楚。还有一个方面,罗干已经密令各地公安对法轮功展开过两次调查,更何况,当时的法轮大法研究会的李昌和前任会长叶浩又都曾是公安部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所以法轮功的情况,中共尽知。

当然,中共也知道法轮功对待造谣中伤的作法。以北京电视台为例,电视上已经播了对法轮功攻击的谣言,那么作为一个修炼者能坐视不管吗?听任造谣者不负责任的随意攻击,这显然不是一个有良知的修炼人所选择的。作为一个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他本着良好的愿望去向电视台反映一下自己的真实情况能算是错的吗?那么去的人多了,也不过就是想让当事者了解一下事实而已,这就像“四‧二五”当天发生的上访一样,问题得到解决了,大家也就各走各的了。

这样平和理性的反映情况在没有任何人组织的情况下能达成一致,也是法轮功学员在修炼中面对有意的诬陷,经过交流而形成的一种共识。应该说这种共识是来自于法轮功的教导的。一个修炼真、善、忍的群体在面对强加的不公时,他们所选择的最好的、也就是最符合真、善、忍的作法,就是这种和平理性的诉求了。

然而,中共却偏偏在这种和平理性的诉求中看到了有空子可钻。所采取的手段那就是先挑起事端,逼使这些大法修炼人形成更大规模的到中央上访。只要能促成这种结局,这些人认为,在上访的同时,那么多的人发生一点意外的事故也很可能是不可避免的;即使什么事也不发生,就单单这一规模本身就可以随意安上罪名了。这伙人的目的就是想藉此进行造谣和栽赃。

四、“四‧二五”上访前后构陷者的应对

中共的安全保卫系统在世界上可谓是超一流的。这主要在于越是独裁的政权越看重自己手中的权力,越珍惜自己的生命,同时它也最舍得为自己投资。中共建政这么多年来,中南海始终是一个神秘的符号。要说社会上什么动向,中南海基本上都是在第一时间掌握的,中共的公安和国安(以前也叫政保)在保卫中共中央方面是非常高效的。特别是这个国安,实质上就是中共在国内的特务机构。在中南海周围发生任何一点异常,都会引起中共足够的警觉。

可是,“四‧二五”这天,中南海却像睡着了一样。外面除了法轮功学员在静静的站立之外,丝毫看不出异常来。这本身就不正常。可是中共在后来的报导中,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竟然妄称“四‧二五”事件是受到法轮功创始人的操纵才能这样突然发生的。中共以为,自己把“憨”装得越足,越能将它自己与它设置的陷阱把关系撇清。

法轮功学员在天津被抓被打的情况下,他们去反映情况,天津公安的说辞非常清楚:他们只是执行命令,而命令来自公安部,要反映情况请到北京去。命令来自北京公安部,中南海会不知道?是公安部在隐瞒,还是中南海在装憨?或者是双方合演的一出双簧。

中共对法轮功将要进北京一事就是它逼迫的,怎么会不知情?从中央台后来播放的录影片中可以看出,法轮功学员从何处开车进京,从车站下车,从各路口向信访局步行汇集,最终来到中南海附近,一切都被事先安排好的摄像机偷偷地监视并拍摄下来。天安门本来路障森严,但在法轮功学员来时,全部路障被拆除。中共为法轮功到北京上访主动扫清了道路,中共的意图真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只不过它遮掩的手法高明一些罢了。

在中共密令各地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调查时,各地已经有公安在法轮功学员炼功时驱赶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发生了。那时,地方公安也只是采取放噪音或用水枪有意往学员身上喷水干扰炼功,可是直接运用警力把人打伤后再进行绑架却是首次;而且这个命令直接来自于公安部。这能是一般的问题吗?专为法轮功修炼者设置的陷阱就是这样被中共一步步设计好了的。

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当然要去信访办了。国务院信访办在“西安门大街”,法轮功学员开始的时候也都是在那里聚集。随着来的学员越来越多,加上警察的指挥,他们也就自然的随着警察的安排,站在了长安街、西四、西单、北海及就近的胡同里。学员们当时只是站在了路边,把人行道和盲道都留了出来。

不要说法轮功学员大都是外地赶来的,就是北京学员,警察在维持秩序,你能不听从警察的调遣吗?按理说,学员听从警察的安排是遵纪守法的表现,根本就不存在因为警察的安排而把所形成的法轮功人群聚集的地方说成是什么包围中南海之类的说法。要是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的话,他们肯定要有一个指挥者进行调度,最起码也应该给法轮功学员说清楚。可是他们分明是在接受警察的指挥,让站哪站哪,这能是他们的过错吗?可是中共却把自己这种有意的安排所形成的对中南海的包围之势说成是“围攻”,真叫人耻笑。

到下午的时候,在北京火车站有便衣冒充法轮功学员。说是接学员去信访办,将一批外地乘火车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骗上警车。当有人发现不对头不上车时,他们就凶相毕露,大打出手,抓了大批学员,不知拉到何处关押了起来。

一个学员的家人是中南海警备部队的,傍晚时他接到家里的紧急电话,让他必须立即回家,说是警备部队已经架起了机枪,再不回来有生命危险!笔者以前曾得到一个消息,说是在“四‧二五”之前,北京密云县内的学校已经进驻了武警,目的是显而易见的。相信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会共同的指向中共设置陷阱构陷法轮功这一事实真相的。

中共一再声称自己在“四‧二五”之前不知情,怎么能说得过去?中共的不知情,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要想构陷人家,它自己能把阴谋说出来吗?

还有一位宣称自己不知情的最高级别的人物,那就是江泽民。江泽民曾在回答外国记者时说,以前没有听说过法轮功,而是在“四‧二五”那一天才听说的。这显然是信口雌黄。往浅了说,江泽民在抵赖,往大了说,以前不知道,你怎么就能在短时间内认定法轮功为×教?单单有上万人到了中南海就构成邪教了?再者说了,法轮功在中国洪传七年,各个社会阶层的人都有人修炼,人数如此之多,乔石与中顾委的人搞的对法轮功的搞查早在九八年就呈递到政治局了,你还说你不知情?那么,你这个总书记是怎么当的?连这样的社会现象都不知道,闭目塞听,这样的话还能说得出口?

更为离奇的是,天津警方抓了法轮功学员之后,竟然能在电视采访中信誓旦旦地说:天津没有抓人!被抓的四十五人都是有姓名的,他们的名字可能被掩盖一时,可是最终将被载入史册。

当然这是后话,那么,中共从上到下的一致抵赖,恰恰说明一个问题:中共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史无前例的大构陷已经形成。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幕已经开启了一道窄窄的门缝。

“四‧二五”成了一个转折,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善良与邪恶的对决就这样被中共推向了人类历史的最顶端。

五、史无前例的构陷

前文已经剖析,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大规模的对修炼人的构陷。就是在人类的历史上,虽说也不乏统治者对修炼者群体的构陷,但是从其规模、对像、手段、方式和时间跨度上来看,都达不到中共对法轮功构陷的邪恶程度。当然,中共为了达到更加邪恶地迫害法轮功,在随后的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中也完全是使用的构陷手段,可是与中共对法轮功非法打击前的这次构陷相比,无论怎样的邪恶,那也只是在对法轮功整体构陷的这个前提下进行的。与天安门自焚伪案相比,构陷的邪恶程度异常的惨烈,但那只是为了藉此加深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程度。中共在一开始对法轮功迫害时的构陷是一个系统的构陷,像“剖腹找法轮、自杀、自残”等自编案例的整理,可都是在中共最初开始的构陷中完成的。中共一开始镇压就把其所谓调查的公开数据公布了出来,说法轮功导致人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是一千四百例,更无中生有地编造法轮功创始人敛财、改生日等欺世谎言。

历史上罗马帝国也曾出现过对基督徒的构陷,可是那只是在一个邪恶的独裁者操纵下进行的。中共是以一个政党的独裁,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构陷的。何况现代化的宣传机器,以及中国人被中共几十年洗脑的现实,都使得这场陷害达到空前的地步。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在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两种对立的社会形态。以共产邪恶主义为主导的社会,曾经占据了半个世界。在共产邪恶主义的社会里,因为其反天反地反人类的邪恶本性,使得它对人的生命极度地轻视。如果把共产党当成一个邪恶的魔来看,就更容易看得清楚。它对神佛是仇视的,对正统的传统文化也是仇视的,只有毁掉这个世界与真正的信仰一致的一切学说和思想它才能够生存。它以进化论和无神论作为其理论基础,对人类文明展开的是彻底的颠覆。它恐惧于人类的正信,所以一直用邪恶的说教强行对民众灌输,在暴力和谎言下维持着其自身的统治。

虽说经过百十年后,共产邪恶主义已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民所抛弃,可是残余的邪恶为了有效地维护其统治,就必然用更为邪恶的手段对人民实施着恐惧。要是从这个角度上说,法轮功的信仰因为和它的教义大相迳庭,它就必然要采取构陷的手法进行消灭。这是这个邪党的本性决定的。在它极度的恐惧中,它对法轮功构陷和打击起来当然也就是不择手段了。

如果要是把十一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所有构陷全部结合起来看,那就更加地令整个世界为之震惊了。可以说,对法轮功迫害的一切借口统统都是诬陷,而迫害的邪恶程度竟然能达到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进行牟利的地步,甚至在人没有死亡的情况下把人投进火化炉!然而与之对应的,是在凶残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表现出来的大善大忍,面对穷凶极恶的残酷镇压,竟然没有一例法轮功学员暴力相抗的事件。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在真、善、忍与假、恶、斗的对决中,中共所使用的一切手段无不与假恶斗相连,尽管其能够操纵手中的权力,调动整个国家机器实施没有底线的迫害,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原则对待这场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凭着对真、善、忍的坚信,相信只要自己真正地做到了真、善、忍,所有的邪恶就会自行解体。他们凡事都从自己的心性上找原因,甚至在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时,还仍然在查找自己的不足。面对迫害他们的恶人,他们没有任何的告饶和恐惧,只是平静的对待,甚至为这些无知的人被邪党利用而痛心。他们的大善大忍令一切迫害他们的恶人胆寒。虽然他们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可是他们却把一切坎坷当成提高自己心性的机会。中共的嚣张气焰在法轮功修炼者坚强的意志面前反而越来越走向没落。

十一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当这一页历史翻过去时,世人将发现,他们留下来的这一段历史就是人类永恒的参照!邪恶永远不可能战胜正义!法轮功学员给世人揭示出了真、善、忍的真正内涵。中共的构陷,只不过是成就法轮功学员威德的一个陪衬而已。在法轮功修炼者面前,中共什么也不是。法轮功学员掀起的三退大潮正在解体着这个不可一世的邪魔。中共的彻底覆灭已指日可待,历史的车轮正在辗压着这个苟延残喘的恶魔。@*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