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其它
掸尘  >  时事评论
三拳 两刀 一书

25066

 

三拳 两刀 一书

作者:掸尘  

“拳打镇关西”是脍炙人口的水浒故事,讲那卖肉的郑屠霸占了金翠莲,后又被郑妻赶出,反诬她要三千贯钱,逼得金家父女走投无路。鲁达得知详情后便要为她打抱不平。那号称镇关西的郑屠倚仗有俩臭钱欺男霸女,骄横惯了,见鲁达找他麻烦,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大能耐,操了一把剔骨尖刀来和鲁达厮拚。被鲁达一脚踢翻在地,踏住胸脯,扑的一拳,鼻子上正着,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这郑屠被打,明知敌不过鲁达,但是平日里的狂妄劲儿促使他不肯就此服输,口里叫道:“打得好!”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提起拳头来就眼眶处又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郑屠看看着实敌不过人家,只好讨饶。鲁达喝道:“咄!你是个破落户!若只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今对俺讨饶,洒家偏不饶你!”又一拳,正打在太阳穴上。那郑屠挺在地上,面皮渐渐的变了,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命归那世去了。

这件事能够流传至今,除了情节精彩外,更重要的一条是作者施耐庵把打斗的场面写的入情入理。鲁达就是一个为民除害的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郑屠的流氓泼皮劲儿也被刻画的淋漓尽致,看他被打第一拳时的叫板,和被打第二拳时的讨饶,活脱脱是一副地痞无赖的嘴脸。

说施耐庵写书抓住了人物的性格特征,最近网上有一个例子可作一佐证,我们拿来看一看。

湖北省仙桃的农民工兰齐,在同乡杨某波于广州海珠区开设的制衣厂打工。杨某波承诺给他每月两千元的工钱,结果三个月只给了三千八百元。兰齐多次向他追讨无果,后来当兰齐再次向他讨要工钱时,杨某波竟以事前双方没有签订合同为由,不承认拖欠兰齐的工钱。

这兰齐诉冤无处,投诉无门,心里憋屈恼怒。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兰齐乘着酒劲,带上刀再次找到杨某波追讨工钱。杨某波仍坚持说工钱已经付清。由于杨某波的女友是厂里的会计,兰齐当场拨通杨某波女友电话,并打开扬声器,与其对质,结果杨的女友同样回答已付清工钱。盛怒之下的兰齐挥刀砍向杨某波的脖子左侧。一刀下来之后,兰齐问道:“还不还钱?”杨某波表示:“不给就不给!”兰齐再次举刀,杨某波一看兰齐红了眼,赶忙求饶。兰齐狠狠地说:“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刀挥过之后,杨某波亦随之倒下。

这个杨某波和郑屠的表现何其相似乃尔。挨了一刀后还在硬挺:不给就不给!明明是你耍赖不给人家工钱,被人砍了一刀后竟然还这样的蛮横,这可真是个要钱不要命主。这能全怪人家兰齐吗?兰齐之所以砍下一刀后还在追讨,显然他是以讨要工钱为目的的。当杨某波明确表态之后,兰齐的理性也被激怒得完全丧失,所以再次举起刀后,兰齐是已经下了杀死杨某波的决心了。当杨某波意识到自己的性命真正要发生危险时,他终于象郑屠那样的讨饶了。可是,你把别人的怒火挑起之后,那能是即刻就熄灭的吗?所以,那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也就这样诞生了——“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我们看到郑屠也好,杨某波也好,他们的下场都是必然的。平日里仗势欺人,作威作福。当老百姓真正的与之放手一搏的时候,他们面临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是他们能是那么愿意去死吗?在死亡来临前,他们的先耍横后讨饶,正是这类无赖最本质的体现。然而最后的讨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了,这也等于是他们自己把自己送上了绝路。在这些人的潜在意识里,他们不认为自己的作为会导致自己的死亡,他们甚至还在幻想,只要能挺过去,自己还会照旧耀武扬威、风光无限。

世间的理也就是这样,当流氓无赖耍到极点的时候,自然有消灭它的力量出现。对人如此,对一个流氓政权来讲又何尝不是这样?哪一个政权在灭亡前会认为自己就是该灭亡了?特别是那些执政的贪官们,他们认为自己的权势还大着呢,哪能是一刀下去就把自己的命给要了?即使政权垮台也是要有个过程的。

不错,政权垮台是要有个垮台的过程,可是,谁又焉知自己不正是处在政权垮台的过程之中呢?

我们拿中共迫害法轮功一事说起。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可是中共恰恰认准了法轮功倡导的修炼原则。迫害之前,江泽民说过:可以先打击法轮功,为以后控制其他社会团体积累经验,因为法轮功讲善,讲忍,不会象其他团体那样采用极端手段来对抗!可是当真正的迫害开始后,这一群修炼真善忍的群众竟然坦荡的面对中共整个国家机器的荼毒。他们什么都不依靠,就凭对中共邪恶的揭露和自身真善忍精神的坚韧,让世人在了解法轮功的同时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中共为打击法轮功连续多年耗费掉大量的国家财政收入,使中共的打击因民心的丧失和资源的浪费而陷入极大的困境。

中共在认识到法轮功不可能被消灭,并且看到由此带来的执政危机后,中共上层在法轮功问题上开始有所争论。也就是说,中共在镇压难以为继的穷途末路中曾经多次讨论过给法轮功“平反”的问题,江泽民本人也提出这次“平反”应该仿照文革的处理方式走──杀一批警察来平息民愤。来自北京内部的消息证实“平反”之说确有其事。在二零零四年九月至十一月间,这种讨论达到了高潮。

从一个特定角度上看,中共因为打击法轮功难以为继,它提出的这个“平反”,实质上是一种变相的“讨饶”。它是想用这种“平反”的把戏来度过它的执政危机。《九评共产党》里有一个很明确的认识:“也许有一天,中共会给‘六四’平反,会给‘法轮功’平反。但是,这些都只是中共在走投无路时苟延残喘的流氓手段而已,它不会有反思自己、清算自己罪行的勇气。”

《九评共产党》自问世以来,一直被中共视为“第一禁书”。可是中共对此书的查禁再严厉,都没有阻挡得住这本书在中国大陆的盛传。凡是看过此书的人,没有不对书中对中共透彻的分析所折服的。世人评价它是一个照妖镜,只要用它对中共一照,中共就原形毕露于世人面前。《九评》指击中共的死穴,宛如九柄利刃将中共肢解。《九评》的问世等于宣告了中共的彻底覆灭!

由《九评共产党》掀起的“三退”大潮汹涌澎湃,席卷整个大陆。目前三退人数已经超过七千四百万。中共在三退面前完全束手无策,就象郑屠在求饶无果后任由鲁达挥拳、杨某波求饶也得不到宽恕后任由兰齐挥刀一样,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这能怪谁呢?给你机会你不要,你偏偏要把别人往绝路上逼。在你把别人逼到绝路上的同时,也等于把自己的路给断了。时至今日,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对着这个给中华民族带来极大灾难的邪恶的中共说出这句令中共胆战心裂的话:“太晚了,你现在只好去死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