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掸尘:让酒瓶飞

35726

                                                                                  掸尘:让酒瓶飞
作者﹕掸尘

【大纪元2011年01月06日讯】九州村人世代务农,农闲以酿酒为业。酿酒工艺自杜康之后,传承数千年,技艺几经改良,所酿佳酒口味纯正、绵软悠长。周围村庄皆以该村历史悠久、物产丰富、古风纯朴而对其或礼敬、或馋涎。

忽一日,有一伙人来自北方,在九州村考查一番后,召村中好逸恶劳的青年说,现代社会别村都在发展工业,唯九洲村守旧,如此落后,必定挨打。原因都出在那些家底深厚、有土地、有大酿酒作坊的剥削人家。要让全村人过上天堂般的日子,只有把他们的土地、作坊抢过来,均分给老百姓一人一份才能过上天堂岁月。

有人说,那不是抢劫吗?官府知道了要杀头的。那伙人说,谁是政府?我们怎么不能成立政府?胜者为王败者寇,杀富人是为了普天下的劳苦大众,是为了让九州村人站起来!谁不让抢就杀谁!土地多的给他戴上地主的帽子;没有土地的就说他是贫下中农,封他们为无产阶级,这不就名正言顺了。让一切反动派在无产阶级脚下发抖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两件东西来:一是镰刀,说用它割头最合适;又拿出一柄斧头来,说谁不服就用它砸,砸胸砸脑砸后背,敲骨吸髓。只要能杀一,就能儆百。财产均分给大家,我们说了就算。让他交租他交租,让他交钱他交钱,让他种什么他就得种什么,让他做什么酒他就得做什么酒。我们大家共同致富,这还不是人间天堂?

在那伙人的操纵下,九州村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昔日村里的混混,转眼成了拯救村人于水火的救星。真是世事难料啊。这些昔日的混混,今日的救星,也知道自己的手段卑劣歹毒,恐村民们报复,时刻腰里别着斧头和镰刀。日久天长,那镰刀已经因杀人而被磨得飞快,刀刃凹下去的部份刚好容下半个脖颈;斧头的把柄也早已被鲜血染成绛红。为了长久统治下去,他们组建了斧头党。为了让村人世代信服于自己就又组建了镰刀队,专门让小孩子参加;等到小孩长大,能担当起一些事务时,就让他们参加锤镰团。当然了,要加入斧头党时就有难度了,要有斧头党成员的推荐、审核、调查等等。其实就是加入了斧头党,也不见得会得到重用,因为越往上,斧头党的权力越大,越不受制约,谁愿意自己的权力让人分享?

斧头党成立政府之后,为了和以前有所区别,说现在是新社会,以前是旧社会。还把以前的九州村分为九个寨:北方寨、南方寨、东方寨、西方寨、东北寨、西北寨、东南寨、西南寨和中原寨。九个寨各有一个寨主,九寨主要定期开会,协商解决寨中大事。因九寨主各霸一寨,寨主会议说话份量的轻重就是自己所辖寨中权力的体现;当然有了话语权,就等于为自己争得了公认的权力,所以寨主会议必有所争。又因各寨不能分离,谁分离出去,不只是把权力交出的问题,还面临着失去权力后会把自己交给九州村村民审判的问题,所以还必需互相照应,以照顾九寨的整体。

村民们本以为土地分给自己就是自己的了,所以对斧头党开始还是拥护的。再说寨主主持分给的土地,谁不要还不行,说是落后分子,要挨批斗,何况那些地主大都掉了头。村民们真的以为要跟着斧头党过理想社会的生活了,所以叫干什么干什么。寨主们倒挺会把玩权力,让把土地集中起来,搞人民公社;为了鼓励大家的生产热情,又让大家鼓足了劲地虚报产量,说是放卫星;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大炼钢铁。至于地里的庄稼,谁敢去种,土地荒芜算什么,只要钢铁产量上去了,寨主说,我们就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主了,就能解放全世界了。最绝的是让大家把锅砸了,这样即可以多炼钢铁,又让村民们无后顾之忧地吃上了大锅饭。那寨主就是掌握杓把子的主人,不听话的就饿他几天。

没过多久,虚夸、大炼钢铁、吃大锅饭的后果就显现出来了,老百姓没有东西吃了之后,开始吃树皮,树皮吃光之后,就只好吃人了。虽说饿死了许多村民,可是寨主们还是满嘴油光地在给大家鼓足干劲。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再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寨主说土地不是个人的,是九寨的。村民们这时才明白,原来寨主是真正的地主。其实当初把九州村地主的土地抢过来分给村民种地时,土地就已经是人家寨主的了,只是人家不说而已。这个计策寨主说是阳谋。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村里的学生知道了别村的生活和自由,就开始要求什么民主,结果被寨主们指挥庄丁一顿打杀,再也没有人敢向寨主提什么要求了。

以前的九州,现在的九寨,村民的日子非常艰辛,所付出的劳动越来越大,而寨主们及其属下的日子却越过越好。九寨村民本以酿酒为业,可现在除了酿酒及生产酒瓶之外,吃的简直就是糟糠了。村民们虽然也加入过镰刀队和锤镰团,甚至斧头党,可是谁都知道那是骗人的。寨主们也日益觉察村民的不满,一方面加重盘剥,一方面为免遭暗算,各自找了个替身。这替身当然和寨主的形象极其相像,稍有差异,做个手术,自然就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所以,寨主再做什么坏事时,抛头露面的都是这些替身。

对于寨主的替身,村民们早已知道,都在心中痛骂寨主的阴险。有村民在制作酒瓶的过程中,发明了一种绝佳的工艺,把斧头党的本质、迫害九州人的手段,以及解决斧头党的方法都雕刻在了酒瓶之上。村民们一看,恍然大悟,纷纷退出曾参加过的镰刀队、锤镰团、斧头党。这经过加工的酒瓶还有一种功能,能把酒精与水分开,酒精在上水在下,只要扔出去就会爆炸,爆炸的威力甚大,村民称之为“酒瓶飞弹”。当然酒瓶还有一种功能,就是可以作为一件短兵器,随身携带,甚为方便。因此九州村人人怀揣一个酒瓶,没事时看看酒瓶,高兴了还能来两口。时日一长,九州村人的有识之士就组建了一个解体斧头党义工队。

九寨主甚感紧急,聚集在一起开会讨论。解体斧头党义工队得知九寨主开会,把九寨主的替身全部抓起来杀掉,并把这一过程制成录像在九寨央视上滚动播放。九州村民亲眼看到九寨主被清算的全过程,一扫昔日的恐惧,纷纷前往各寨的寨宫夺回被霸占的财物。

而此时,九寨主也正在通过电视看自己的替身被杀的过程。有寨主跳起来说,这不是反了吗?替身都敢杀,和杀我们有什么区别?另一寨主说,在民众眼里,替身就是真身,我们现在都成了替身,老百姓谁会把替身当回事,当不把我们当回事的时候,我们什么都完了。正说着,一个酒瓶破窗飞了过来,随后又有几个酒瓶飞了进来,几乎人人面前都被扔过来一个酒瓶飞弹。

原来,解体斧头党义工队已经攻了进来。当把酒瓶飞弹扔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在等待它爆炸,看着没有动静,一人就说了一句,怎么还不引爆啊。一老者捻须而笑说,急什么?早晚会爆炸的,先吓吓它们,让它们尝尝恐惧的滋味,让酒瓶飞一会儿吧!

于是大家齐声喊起:让酒瓶飞!让酒瓶飞!

酒瓶正在飞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