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两位教授的选择

35743

两位教授的选择
 

作者:掸尘

【正见网2011年09月03日】大凡真有水平的教授,对事物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不会轻易地盲从他人。当然,这些人由于自己过份自信,有时也难免作出一些错误的评判。但是 一旦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认识有失偏颇时,就会从新考量对事物的认识,从新作出正确的选择。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学者必备的素质之一。本文所介绍的两位教授,颇有一些相似之处:他们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都不自觉地迎合当时的形势发表过一些错误的看法。可是多少年后,当他们真正认识了法轮功后,又从新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他们的选择值得很多人深思。

哲学教授的选择

张丰乾教授出生于一九七三年,甘肃古浪人,哲学博士,先后在兰州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就读。是中山大学哲学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山大学中国哲学研究所、中山大学比较宗教研究所兼职研究人员,香港道教学院、台湾中华儒道研究协会兼任教授;曾是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 和哈佛-燕京访问学者。他的研究范畴为中国古代哲学经典,已出版专著,发表学术论文近三十篇。他同时关注当代社会文化,发表思想随笔六十余篇。讲授的课程 包括“中国哲学史”、“《论语》导读”、“《道德经》导读”、“《周易》导读”、“中国哲学文献学”等。“《周易》与中国文化的变迁”讲座,在土豆网视频 可以看到。主要著书有:庄子天下篇注疏四种(绎读经子)、出土文献与文子公案、哲学觉解、《诗经》与先秦哲学等。

单凭这些介绍,就充分说明了张丰乾教授是一位勤于治学的学者,而且古文化的根底相当深厚。作为一名哲学教授,他对事物的分析应该说都是比较客观公正的,而且也都有相当的深度。比如他对《周易》与《道德经》的解读,在世界上已经有相当的地位了,而这些东西则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从一个特定的角度上说,他研究的范畴与我们传统的修炼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他要谈对修炼的认识的话,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

张丰乾教授曾因中共谎言欺骗,在二零零一年写过一篇所谓揭批法轮功的文章。这样的文章对中共来说可谓如获至宝。因为当时虽说中共在喉舌上连篇累牍地发表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可是那些都是造谣诬陷之类的,很难找到真正的学者为它的迫害涂脂抹粉。张丰乾教授的名望和他对修炼的认识,一旦他公开批判法轮功,对世人的误导就会很大。

可是随着对法轮功迫害的加深,他在亲眼目睹了修炼法轮功的亲属遭受的迫害后,开始从新认识法轮功。这一了解,他完全被法轮功的法理所折服。于是他从二零一零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

张丰乾教授修炼法轮功可完全是理性上的认识。他甚至连法轮功的功法还都不会炼呢,就开始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可是毕竟他是一位在学术界相当有影响的人物,中共就将他绑架到广东三水的所谓学习班進行洗脑迫害。从二零一零年五月至今,中共对他的迫害一直没有放松。开始的一个月时间,禁止他出门, 晚上还把他的手、脚用绳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迫害他。他却始终坚信法轮大法不妥协。

张教授对法轮功的认识有多深呢?因为他还在被迫害之中,我们还不得而知。可是他对法轮功的坚信,特别是一个曾经揭批过法轮功,如今却选择修炼法轮功,而且是一个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刻认识的学者慎重作出的选择,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心理学教授的选择

张教授对法轮功的真正认识,只能等到他日后获得自由时才能说出。可是有一个教授却相当深刻地说出了法轮功有多好,他就是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孙延军。

现年四十六岁的孙延军,毕业于吉林大学,也曾获得过哲学博士学位。他也是北京市高校师资培训中心特聘专家,拥有国内外学术领域的多种学术头 衔。他以对中国佛教禅宗的深入研究,撰写了中国宗教心理学领域的第一篇博士学位论文——《心理生活的自由境界──对〈坛经〉的心理学思考》,在全国有重要 学术地位。孙教授于二零零八年获北京市政府重点学科基金资助,赴美国進行宗教心理学研究。

孙延军是1985年从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考入吉林大学哲学系的。大学期间他就对修炼比较感兴趣。他的本科生毕业论文的选题,就是从哲学的角度,阐释被古人尊为丹经之王的《周易参同契》,题目是:《人类文明的新大陆──对气功古籍〈周易参同契〉的哲学思考》。毕业论文被评为优秀论文。

尽管他对气功有相当的研究,对中国传统文化也有相当的了解,可是对传统文化中的精髓,他还是因为受无神论教育的禁锢,不能有大的突破。那时的他对轮回转世、天国地狱的说法,根本就不相信。他认为那不过是怕人类道德败坏,吓唬人的,顶多也就是对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有正面作用而已。

这不能不说是孙延军教授的悲哀,其实也是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悲哀。象孙延军教授,那么高深的学识,对传统的修炼,对宗教都作出了深入的研究,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在国内都是一流的,可是他仍然不能突破中共长期灌输的无神论的藩篱。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呢?中共最需要的就是学者们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对宗教,对传统文化打上“迷信”的标签。

孙延军此次被公派出国作访问学者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回国后,将协助中共筹建宗教心理学研究所及宗教心理学实验室。据孙延军揭露,中共是在利用宗教心理学研究对信仰团体進行迫害。他明确提到:用宗教心理学迫害信仰团体的手段是“一种比酷刑更残忍、更隐秘、更精致、影响更广泛、更深刻、更持 久的迫害镇压手段”。从孙延军教授揭露出的材料中,我们不难看出中共是怎样利用学者的研究成果加强对信仰团体的控制与迫害的。

法轮功就是从长春开始传出的,而且李洪志先生当时还在吉林大学办过几期法轮功学习班,可是他都没有参加。在朋友对他极力推荐法轮功的情况下,他也没有真正地去了解一下法轮功。后来在一位他尊重的师长的庄重推荐下,他才硬着头皮看了一遍《转法轮》,当时是一九九九年的上半年。

那时的孙延军在吉林大学已经任教七年了,学业和事业上又一路顺风,可谓踌躇满志、目空一切。他自己说:“初读《转法轮》之后,我发现这也写得太简单了。文字浅显,看一眼就明白,不用思忖。里边使用的一些概念,也都是民间流行的,不用特别解释。唯一可取之处,就是这部书通篇都在劝善,让人做好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当时内心里根本没有把这本书当回事。”

当然他自己对法轮功有什么认识就是什么认识,那是他自己的认识,别人也勉强不得。任何一件事情可能都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这都是正常的,就是再好的事物也都有一个认识过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作为中共党员的孙延军自然要表态,这是中共的邪恶规定。当时孙延军说:“法轮功肯定有良好的祛病健身效果,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跟着学。学法轮功的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如果说,法轮功宣扬有神论,是愚昧的迷信。但是现在我们用自然科学道理来批判法轮功的做法也很愚昧。信仰和当代自然科学并不在一个层次上。一个层次需要修身、养性、领会、体悟,而另一个层次需要观察、试验、测量、推理。信仰领域的问题,还是要用信仰的方法来解决。我们应该认真研究信仰领域的基本规律。而我们现在是用一种愚昧来对抗另一种愚昧,都不可取。”

从孙延军的表态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思想的学者,看问题很独到,条理也很清晰,对问题的看法也比较公允。虽说学校领导从他的表态中能够看出他不修炼法轮功,可是他的认识却是相当有深度的。其实从他的这段谈话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从局外人的角度看中共迫害法轮功也都是非常愚昧的。

孙延军是二零零八年作为公派学者到美国夏威夷大学作访问学者的。作为一个宗教学者,他在美国读《圣经》的时候,相信了神的存在。他说:“当我读完《马太福音》的时候,我深深为耶稣基督的智慧所折服,感到耶稣讲的道理平易而深刻,是济世救人的肺腑之言。我猛然醒悟耶稣的道理是真实的,耶稣的故事也是真实的!根据我对宗教的研究和理解,耶稣的神迹也不难解释。……于是,我体验到,神是真正存在的!”

孙延军不是一个保守的学者,他的是思想很开放,也很开阔。从无神论者到相信有神,那可是世界观的转变。他出国后,让他感到震惊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他在大纪元网站上看了《九评共产党》。他说:“我一读,感觉很震惊,法轮功竟能写出这样好的书?因为我在中国大陆经常给杂志和出版社审稿,什么样的论著有什么样的水准,我还是有判断能力的。另外,我又想,共产党这样坏吗?是不是因为法轮功反共,故作这样的夸张呢?因为美国没有资讯封锁,想求证什 么,比较容易。找资料一印证,发现《九评》讲的都是真的。我意识到法轮功不简单,里面真有人才,非等闲之辈,值得尊重啊!”

孙延军教授的这次美国之行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事件了。思想上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他可不只是认识到了神的存在和中共的罪恶,在他思想深处引发强烈震撼的还有他在观赏《神韵》后引发的思考。他说:

“看了《神韵》,您不得不仰视法轮功!我在吉林大学哲学系主讲了七年美学课,对文艺是有发言权的。我在北京也现场见识过许多高水准的文艺演出,但这些表演,在艺术格调上和《神韵》无法相提并论。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在檀香山有幸第一次欣赏《神韵》。《神韵》纯正的艺术内涵,无与伦比的艺术格调,精湛的艺术技艺,使我受到了巨大的心灵震撼,我为我们华人能有这样高的艺术成就,而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我特别喜欢其中的一个节目,叫《婆罗花开》,我感到这个舞蹈圣洁美妙、超凡脱俗。我过去在读佛教经典的时候,多次读过释迦牟尼有关:优昙婆罗花三千年一开,届时法轮圣王下世度人的预言。我当时认为,这只是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而已。后来听说,现在优昙婆罗花已经开了,但我不知是真是假。看完《神韵》后,我特意仔细搜集、甄别了有关优昙婆罗花开放的各种资讯。最终我确信,真有优昙婆罗花,而且真开了!看来,不仅耶稣的事迹是真的,释迦牟尼的事迹是真的,那法轮圣王也是真的!我就琢磨,难道当年释迦牟尼的预言就应在法轮功上?要说影响大、传播广、传播迅速,那其他信仰体系是无法与法轮大法相提并论的。……毋庸置疑,《神韵》晚会确实拉近了我和法轮功修炼者的距离。正是因为看了《神韵》的缘故,从那时起,我认为,我和法轮功修炼者是同一类的人。”

《九评》与《神韵》均是法轮功修炼者的力作,现在的很多大陆人也都通过二部巨制认清了中共的罪恶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奥。那么法轮功学员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孙教授参加的一个饭局从一个侧面对这个问题作了解答:

“纽约法轮功学员纪念四二五(指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反映情况的万人大上访)集会之后,由于太忙,大家当天中午都没吃饭,有个法轮功学员就邀我们几个人一起去一家中餐馆用晚餐。我盛情难却,只好客随主便。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出外讲学或遇上学校公务,也经常到饭店聚餐, 但中国大陆的饭局吃起来很累,因为大家总是各怀心腹事。所以说,我每次吃饭前,落座之后,总是先把在场的每个人的心理推断一番,以免在和他们交往中产生失误,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吃饭,我什么都没有想。吃完饭后,我猛然一惊!发现自己这次竟然没有揣测大家都在想什么?我一个人,在这样陌生的环境中,为什么不作戒备呢?我反复思考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就是因为,我和这些人在一起有安全感,和法轮功学员相处的氛围是和谐的、美好的。这种氛围,是在海外的任何一个华人团体中都没有的。法轮功学员可信、可靠!当然,法轮功学员的优秀品质很多,我不能逐一道来。”

孙延军十年前已经读过《转法轮》了,那时他对《转法轮》的认识不过就是一本教人向善的书。十年后再读此书,孙延军可谓大开眼界:

“打开《转法轮》,开篇是<论语>,一读,发现短短的几段文字气势恢弘、意境非凡。我就想,这得什么样的胸襟、气魄、境界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呢?十年前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呢?我意识到,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了。我经过十多年的教学、科研的经验积累和生活历练,加上我为社会不同阶层、不同职业、不同地域、不同群体的人讲过课,我的见识已经远非当年可比。已经知道,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用最浅白的语言讲最高深的道理。真相的大门已经对我豁然敞开!第三天,我在DC,在一位学员家里,读到《转法轮》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我马上意识到,这段文字,如果没有真切的修炼体悟,没有见过相应境界,是写不出来的。看来这部法是真的!后来,我回到夏威夷后,一口气读完其余部分。感到我在过去有关修炼问题、宗教信仰问题的许多疑问,全部得到了圆满解释,这部书确实是用最浅白的语言,讲了最高深的道理,可谓天机尽泄!我当时立即就产生了一种紧迫感。我想,我怎么这么不幸呢?十年前我为什么就没看出来这些内容来呢?同时又感觉到很幸运,我毕竟今天看出了门道,得到了这部上乘大法!那就赶紧修吧!从此,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后来,我反复读《转法 轮》,发现每读一次都有新的启发,直到现在,依然如此。和十年前初读《转法轮》相比,我现在感到,这部经文的高深道理、丰富内涵,值得我永生领悟!”

孙延军走入修炼遇到的阻碍也是相当大的,他的妻子还在国内,家中父母也都卧病在床。何况他一旦明确表示要修炼法轮功,就意味着他在国内所拥有的一切荣誉及一切利益都要舍弃。为了表示和中共决裂,他不但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开退出中共,还提前几天关掉了手机,不打开邮箱,以此避开中共对他的各种诱惑和干扰。

张丰乾教授与孙延军教授,都是非常杰出的学者。他们二人在对法轮功的认识过程中多少还有点一致性。当初都不是太了解法轮功,甚至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还作过对法轮功不太好的评论。可是当他们真正地认识到了法轮功的价值后,全都义无反顾地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因为张丰乾教授走入修炼才几个月就被绑架迫害了,他连法轮功的功法都还不会炼呢,可是他对法轮功的坚信却震撼天地。我们对他的情况了解不 多。但是就凭他对法轮功的坚信,我们就知道他对法轮功的认识非常理性。孙延军教授身在自由的环境中,披露自己的思想很容易,他对自己修炼历程的讲述,在海外引起的轰动很大,也很持久。

法轮功究竟是什么?这么有思想有造就的学者都能走入大法的修炼而义无反顾,那么我们中国人不应该理智地思考一下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reallife
   02/06/12 08:55:47 PM
坚信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