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虐杀速度

35747

虐杀速度
 

作者:掸尘

【正见网2011年11月28日】十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一刻也没有停止,这从今年发生在黑龙江的两起事故中可以鲜明的看出来。

在黑龙江佳木斯监狱,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被抬到医院一楼卫生间,由四个人分别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头部,强制他靠在椅子背上, 并野蛮的用止血钳子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食。灌食时,秦月明发出凄惨的叫声。灌食回去后,秦月明仍然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喊叫。包夹犯人找来狱医 赵伟,赵伟说:“怎么插到肺里了?”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

三月一日下午三点多,于云刚被迫害的昏迷不醒,紧急送往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CT报告脑畸形伴出血。医生進行开颅手术,从头部取出一块 头骨,并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诉家人准备后事。术后于云刚被推進重症监护室,门口一直有警察和便衣监守,不许外人介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两位家人才得以 见于云刚一面,只见于云刚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两眼发直,已经不认识人了。三月五日,于云刚不治身亡。事后得知,于云刚的颅内出血,是被恶徒用矿泉水瓶子 击打造成的。

法轮功学员刘传江遭到的迫害是:恶人们拿着四根电棍电击他,直至电到没电为止。殴打、酷刑造成他一只手臂折断。当他从集训队被转至三监区三 分监区后,警察曾让四个犯人看着他,在他解手时,犯人们看到他的臀部都是伤,刘传江自己说是被电棍和警棍打的。刘传江在三月七日晚十点左右被送去佳木斯监 狱医院,他因感到窒息,还向医生呼吁快给自己输氧。当时监狱医院的氧气已用完。医生说:“人都不行了,抢救不了了,输氧气也没用了。”据看到这一幕的人 说:“不一会儿,人就死了。满身是伤,真是太惨了!”

上述三人的死亡时间相差仅仅十天,都是发生在佳木斯监狱。虐杀的直接起因就是佳木斯监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监狱长,在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动员大会上,提出必须达到85%的转化率。这个“转化”是指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不择手段提高转化率自然就成了虐杀的指令。

这是能报道出来的虐杀,通过情节可以看到虐杀的凶残。可是还有一些只知死亡却尚不知具体迫害的案例,例如:今年十月二十三日,黑龙江省哈尔 滨市通河县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通河县的片警强行绑架,后被转至通河看守所继续关押。十一月一日传出消息,其中一对夫妻刘庆国、宋金风被打死。具体迫害致死 的时间不知道,单单从时间跨度上看,也不过就是九天就将夫妻二人虐杀了。

我们选择这两个案例,是因为比较特殊,同一个地点,接二连三的打死人,这种虐杀太过血腥了。按一般的常理,再怎么残酷的迫害,已经死了一 个,迫害者也当有所惊醒才是,可是我们看到迫害的凶残丝毫不受法轮功学员被虐身亡的状况。监狱长的一句提高转化率,十天之内造成三人死亡;通河看守所,也竟然能在九天中将一对夫妻迫害致死。

那么,那些不在同一地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受到虐杀的情况不是更多吗?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道,十二年来通过民间途径能报道出来的,中共对法轮功迫害致死的人数,已经接近三千五百人,也就是说,中共最少三天之内要害死两个法轮功学员。

当然这只是根据报道出来的数字我们得出的结论,那些没有报道出来的又该有多少呢?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一位曾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器官的主刀医生的太太,在海外透露,设在沈阳苏家屯区雪松路四十九号的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有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此家医院发生了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骇人事件,被强行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活 体被秘密扔進用锅炉房改装的焚尸炉,骨灰和锅炉中的焦炭混为一体作为炉灰被倒掉。二零零一年医院领导叫她丈夫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绝密行动,负责摘取眼角膜。两年中仅他一人就做过近二千例。

事件曝光后,大陆一位老军医投书海外媒体证实,据他了解,仅苏家屯这样的秘密集中营,全国至少有三十六处。那么一家医院两年内就有两千例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后遇害,那其它的三十五处呢?法轮功学员遭到虐杀的速度及数量令人难以想象。

其它的姑且不说,单就黑龙江这一个地方,一年内就发生了两起严重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惨案。十天之内,一座监狱,三条人命;九天之中,一对夫妻,撒手人寰。中共的罪恶惨绝人寰,虐杀的速度何以如此之快?

发表时间:2011年11月28日
相关文章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