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令人震惊的罪恶——保外就医

35753

令人震惊的罪恶——保外就医
 

作者:掸尘

【正见网2012年01月09日】法轮功学员的画作《保外就医》中老妈妈的眼神一直令我难以忘怀。

这是一幅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油画。画作从一个母亲面对儿子遭到迫害的神情表现了出来。母亲一手托着奄奄一息的儿子的头,一手拿着监狱 发来的“保外就医”通知,眼神中的悲愤与凄凉让人久久难忘。她艰难托起儿子的姿势,让人想起她曾经用这样的姿势怀抱孩子儿时的身影。那时的儿子躺在她的怀抱中,头枕着她温暖的臂弯酣睡着。可如今,壮硕的儿子却奄奄一息。拿着监狱通知的手的拇指并没有按在那张纸上,而是向上翘起,那是因心情的悲愤与无奈在她手指间的自然流露。微微皱起的眉头、肿胀的眼袋和紧绷的嘴唇,将母亲的哀怨与不屈完整地呈现。岁月的沧桑难掩她满脸的悲苦,映衬出老人对罪恶无声的抗议。

最震人魂魄的是老人那双充满了悲愤但却异常坚定的眼睛。没有眼泪,眼泪已不足以表达老人的伤心;没有仇恨,仇恨已阻挡不了母亲发自内心的悲愤与苦楚。老人的眼睛透出一种超乎寻常的平静,平静中表达的信念是志如金刚般的坚定。

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对儿子的爱已经完全转化为对迫害法轮功的整个恶势力的抵制。她不发一声却威仪凛然。她的坚定令所有邪恶势力胆寒。她的坚定表达的正是境界升华后母爱的伟大!

从介绍中得知,画作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画家在创作时,曾与这位母亲沟通。画家在表达完想要通过画作表达的意思时,老人马上就進入当时抱起儿子时的情境。看到老人的神情,画家哭了。

这幅画作表达的只是一个画面,但却浓缩着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大陆屡屡发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有一篇报道《二零一一年大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部份案例》,其中介绍了这样一个案例。被非法劫持在辽宁省女 子监狱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在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为了掩盖丁振芳被酷刑迫害的真相,狱方非法剥夺家人的探视权。三年时间,家人只见了她四次。最后一次见丁振芳,是在她被迫害致死前一周,狱方主动打电话让她丈夫过去一趟,要求其承担治疗丁振芳被狱方酷刑折磨的医药费用。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星期六,在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两天,狱方又给她丈夫打电话,让其赶快过去,说狱方亲自出人帮助办理保外就医。七月三十 一日星期日,丁振芳丈夫赶到医院时,丁振芳已是死亡状态,没有气了,只有心脏靠一种仪器还能跳动。据医生讲人死亡前首先是没有气了,心脏还可以跳动一时, 大脑已经死亡了。

早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家人探望丁振芳,发现她是躺在担架上被抬出来的,当时家人就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狱方以她坚定修炼为由说不够条件。二零 一一年七月十九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半个月,当家人知道其身体状况不好时,第二次要求保外就医,九监区吴姓科长仍以其不放弃信仰为由不予保外。直到丁振芳濒临死亡时,狱方却主动帮助在双休日办理保外。狱方的用意昭然若揭:就是为了推卸责任。

八月一日,当丁振芳家人赶到时,医院已聚满了狱方约三十个警察,她们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丁振芳在医院被全力抢救的假相。当家属质问狱方为什么死亡了才抢救?她们毫不遮掩地说:“你们都看到了,现在是在医院,我们又都有录像,你们上哪儿告,我们都不怕。”丁振芳于当天离世,终年六十一岁。

《保外就医》中的母亲年龄应该在六十上下,与丁振芳去世时的年龄比较一致。《保外就医》中是母亲到监狱接生命垂危的儿子;而丁振芳去世后, 她的儿子也应该到场,儿子见到被折磨致死的母亲又该是一种什么神情?他们是接到监狱的保外就医后才去的,可是他们的亲人已经离世,还何谈保外就医?

丁振芳生前曾被两次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及大连姚家看守所、大连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等地迫害。其中在大连教养院期间,狱警曾强迫老人站在铁笼里五天五夜。后又押到抻床上迫害。狱警把丁振芳胳膊、手全被铐在床的铁架子上,胳膊手腿脚用胶带缠死,身下三个板,头戴棉帽。鼻、嘴被用胶带封死,然后捅两个鼻眼。往嘴里灌浓糟、浓蒜水、尿。恶徒还把活蜘蛛塞到她嘴里,身上还放二十几个活硬壳虫在衣内爬。把变形的钢碗插到口腔中,用筷子撬着往里灌。丁振芳口腔内、舌头全部受伤,疼痛难忍。恶人还往她身上泼脏水,还往老人脚趾盖肉间插牙签、大头针……

丁振芳老人遭受如此严酷的迫害,那个《保外就医》中的儿子又遭到了什么样的酷刑?丁振芳的母亲在前年看望她时已经八十二岁了,老人倘若健在,她得知女儿被迫害致死又该是一种什么心情?而这些又哪能是一幅图画所能尽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多么惨烈!
发表时间:2012年01月09日
相关文章
新年前夜在日本中使馆前抗议迫害 2012年01月04日令人震惊的罪恶——保外就医
作者:掸尘
打印机版
【正见网2012年01月09日】法轮功学员的画作《保外就医》中老妈妈的眼神一直令我难以忘怀。

这是一幅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油画。画作从一个母亲面对儿子遭到迫害的神情表现了出来。母亲一手托着奄奄一息的儿子的头,一手拿着监狱 发来的“保外就医”通知,眼神中的悲愤与凄凉让人久久难忘。她艰难托起儿子的姿势,让人想起她曾经用这样的姿势怀抱孩子儿时的身影。那时的儿子躺在她的怀抱中,头枕着她温暖的臂弯酣睡着。可如今,壮硕的儿子却奄奄一息。拿着监狱通知的手的拇指并没有按在那张纸上,而是向上翘起,那是因心情的悲愤与无奈在她手指间的自然流露。微微皱起的眉头、肿胀的眼袋和紧绷的嘴唇,将母亲的哀怨与不屈完整地呈现。岁月的沧桑难掩她满脸的悲苦,映衬出老人对罪恶无声的抗议。

最震人魂魄的是老人那双充满了悲愤但却异常坚定的眼睛。没有眼泪,眼泪已不足以表达老人的伤心;没有仇恨,仇恨已阻挡不了母亲发自内心的悲愤与苦楚。老人的眼睛透出一种超乎寻常的平静,平静中表达的信念是志如金刚般的坚定。

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对儿子的爱已经完全转化为对迫害法轮功的整个恶势力的抵制。她不发一声却威仪凛然。她的坚定令所有邪恶势力胆寒。她的坚定表达的正是境界升华后母爱的伟大!

从介绍中得知,画作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画家在创作时,曾与这位母亲沟通。画家在表达完想要通过画作表达的意思时,老人马上就進入当时抱起儿子时的情境。看到老人的神情,画家哭了。

这幅画作表达的只是一个画面,但却浓缩着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大陆屡屡发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有一篇报道《二零一一年大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部份案例》,其中介绍了这样一个案例。被非法劫持在辽宁省女 子监狱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在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为了掩盖丁振芳被酷刑迫害的真相,狱方非法剥夺家人的探视权。三年时间,家人只见了她四次。最后一次见丁振芳,是在她被迫害致死前一周,狱方主动打电话让她丈夫过去一趟,要求其承担治疗丁振芳被狱方酷刑折磨的医药费用。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星期六,在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两天,狱方又给她丈夫打电话,让其赶快过去,说狱方亲自出人帮助办理保外就医。七月三十 一日星期日,丁振芳丈夫赶到医院时,丁振芳已是死亡状态,没有气了,只有心脏靠一种仪器还能跳动。据医生讲人死亡前首先是没有气了,心脏还可以跳动一时, 大脑已经死亡了。

早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家人探望丁振芳,发现她是躺在担架上被抬出来的,当时家人就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狱方以她坚定修炼为由说不够条件。二零 一一年七月十九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半个月,当家人知道其身体状况不好时,第二次要求保外就医,九监区吴姓科长仍以其不放弃信仰为由不予保外。直到丁振芳濒临死亡时,狱方却主动帮助在双休日办理保外。狱方的用意昭然若揭:就是为了推卸责任。

八月一日,当丁振芳家人赶到时,医院已聚满了狱方约三十个警察,她们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丁振芳在医院被全力抢救的假相。当家属质问狱方为什么死亡了才抢救?她们毫不遮掩地说:“你们都看到了,现在是在医院,我们又都有录像,你们上哪儿告,我们都不怕。”丁振芳于当天离世,终年六十一岁。

《保外就医》中的母亲年龄应该在六十上下,与丁振芳去世时的年龄比较一致。《保外就医》中是母亲到监狱接生命垂危的儿子;而丁振芳去世后, 她的儿子也应该到场,儿子见到被折磨致死的母亲又该是一种什么神情?他们是接到监狱的保外就医后才去的,可是他们的亲人已经离世,还何谈保外就医?

丁振芳生前曾被两次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及大连姚家看守所、大连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等地迫害。其中在大连教养院期间,狱警曾强迫老人站在铁笼里五天五夜。后又押到抻床上迫害。狱警把丁振芳胳膊、手全被铐在床的铁架子上,胳膊手腿脚用胶带缠死,身下三个板,头戴棉帽。鼻、嘴被用胶带封死,然后捅两个鼻眼。往嘴里灌浓糟、浓蒜水、尿。恶徒还把活蜘蛛塞到她嘴里,身上还放二十几个活硬壳虫在衣内爬。把变形的钢碗插到口腔中,用筷子撬着往里灌。丁振芳口腔内、舌头全部受伤,疼痛难忍。恶人还往她身上泼脏水,还往老人脚趾盖肉间插牙签、大头针……

丁振芳老人遭受如此严酷的迫害,那个《保外就医》中的儿子又遭到了什么样的酷刑?丁振芳的母亲在前年看望她时已经八十二岁了,老人倘若健在,她得知女儿被迫害致死又该是一种什么心情?而这些又哪能是一幅图画所能尽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多么惨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07/12 11:57:08 PM
自由民主喊破天,游客的留言却要审核才能发表,你心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