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掸尘  >  时事评论
从高智晟遭到的摧残看中共流氓的邪恶、无耻、恐惧和伪善

9878

从高智晟遭到的摧残看中共流氓的邪恶、无耻、恐惧和伪善

作者:掸尘

【大纪元2月13日讯】几经掩卷,几经叹息,在高智晟律师字字带血的记录中,我再一次体会到了中共流氓的邪恶、狡诈和虚伪。虽然,我不能切身体会高律师那痛彻身心的痛楚,但是,就高律师文字传达的信息,就足以使人景仰高律师圣洁的灵魂了,同时,也足以令世人为人类尚存有中共此等败类而羞耻。

高智晟律师的伟大人格除了他自身特有的秉赋外,这些中共流氓的暴力、邪恶、无耻和痞性,也在一定成度上烘托出了高律师人格的伟大。

世间的理就是这样,相生相克,相辅相成。一个罕世的邪恶,一个亘古未有的流氓集团,以之邪恶本性使用出最为下流无耻的凶残手段,得到的结果除了成就高智晟律师的伟大之外,就是反衬出它自身的卑微与龌龊。

世间之至恶者,不唯杀人,不唯酷刑,而在用极其卑鄙、人所不齿的手段,在摧残人肉体的同时,一点点的撕裂人的灵魂,使人之所以为人的人格在施暴者的脚下自我撕裂。而能使人做到这一步者,施暴者变态的人格,于他自身来讲,必为常态而存在,也就是说,施暴者的变异、冷血也是发自于他自己灵魂深处的。能使人变态若此,古今中外,非中共莫属。中共流氓与中共实为一体!

高智晟律师先前受到的迫害,直至判三缓五后邪党百余人的监视,在举世关注的情况下,虽然,消息封闭甚严,但我们还是能为他的暂且安稳而心安。我们真的还没有料到他日后会遭到这举世罕有的非人折磨。尽管我们深知中共流氓之邪恶成度,可是,对一个海内外关注的维权人士,还不至于使出这么卑鄙下流的手段吧,但是,我们对中共能多少带一点人性的推测再一次的落空,中共的邪恶又一次的超出我们的想像之外!

抛开高智晟律师先前遭到的所有不公我们暂且不提,我们在他写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看看中共流氓的卑劣嘴脸和凶残的本性吧。

“我的眼睛撞得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脸上。他们大笑不止,说我拿死来吓唬他们是提着耗子吓唬猫,这样的事他们见得太多啦……”

“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 ’,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显然,只用“恶”来形容这些流氓的言行是不够的。“邪”与“痞”,倒是更能表现这些无耻者的下流。他们有正常人的廉耻吗?他们在撕裂、亵渎人灵魂时的狂欢说明什么?他们的所为又岂是用一个下流所能涵盖的吗?不可能有任何禽兽能做出如此令整个人类蒙羞的事情吧。

可怜,这些人真的可怜。及至后来,我发现用可怜二字去表达对这些人的态度显然是不值得的。对几个徒具人的外形而毫无人性的人而言,真的不宜用可怜这个词的。这些人中的异类,祸害我中华已非一日之久了。

然而,我又发现,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心理特征:恐惧!看他们张狂的表演和肆无忌惮的态度,好像只有人怕他的份,而没有他怕人的份。可是,我还是发现,从高律师对此不多的记述中,发现了他们从骨子里透出的恐惧!

“在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覆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头发告诉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这些东西的心里也清楚,这样的残忍暴行并不十分伟大光荣正确。”

邪恶是最怕曝光的,因为它就是属于邪的、阴的、黑的、见不得人的。尽管这些流氓在背地里耍起流氓来不可一世、目空一切,可是,他们的言行,并不见容于阳光,包括在他们的亲朋好友面前,他们也怕自己这非人的禽兽行径暴露出去。“这些东西”生活的并不轻。

这几个流氓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的在进行着的,而且安排的相当细致。背后的黑手在操纵着这邪恶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一群人正准备再次施刑时,突然进来人大声喝斥了他们,让他们都滚出去。我能听得出,来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我多次见过之。至少在我认知的层面上对之有好感,人较为开明、直率,对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当时我的眼睛不能睁开,但我整个人已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听得出他也很愤怒,找了医生给我作了检查,说他也很震惊,但说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

“我问他谁的意思能如此无法无天,之无以对。期间,我要求送我进监狱,或送我回家,他没有作答。最后他将折磨我的人叫进来声斥了一阵,命他们给我买衣服穿,晚上必须给我提供被子,必须给我饭吃。并答应尽全力为我去争取或回家,或进监狱。”

看,这位副局长来的多是时候,而且对高律师还是多么的关心,又检查又声斥的,衣服、被子、饮食,好像一下解决了。更令我想像不到的是,他还说“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

高智晟律师的案子牵扯海内外,中共颇感棘手,极少有这样的“小人物”的案子能让中共头痛的。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解读这位副局长的这句话所包含的“党和政府的意思”。——高智晟律师所遭到的一切迫害,都来自于中共最上层的旨意!

试问,党和政府是什么意思?也许我们再引述一段话会更能说明“党和政府的意思”。

“期间一些官员时有来访,变得温和了许些,也开始允许我洗脸刷牙了。亦有官员提出能否用我的写作技术‘骂骂法轮功,价钱随你开口,知道你有这能力’。我明确告诉来者,‘这不只是一个纯技术问题,这是一个困难的伦理问题。’到后来一看没有动静,又来说‘写法轮功的文章困难的话,也可以表扬表扬政府嘛,多少钱都不成问题。’最后是‘写点东西说你出狱后政府对你全家很好,是受了法轮功和胡佳等人的蛊惑才一时糊涂写了给美国国会的公开信的,要不然,这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你的妻子、孩子吗?’”

“温和”的副局长和官员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以前电视上看到党政官员那永是“温和”的笑脸时,我总是觉的恶心,原因虽说不清,总感到那浮起来的微笑后隐藏着什么。可是,看完高智晟律师的这篇文章后,我感到那一张张“温和”的笑脸的可怕了。

不要以为这“温和”的笑脸和前面的流氓行径没有关系,这可是中共流氓一个面孔下的两副面具啊!

说中共是成熟的流氓,您还有异议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