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掸尘  >  时事评论
“你们算个屁啊”的发明权不是林嘉祥

9879

作者:掸尘

【大纪元2月17日讯】林嘉祥一炮走红的名言“你们算个屁啊”在网络上曝光后,引来民众炮轰,致使这一中共高官身败名裂。

然而这一名言并不是林嘉祥发明的,只是他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撒野,而又不幸被监控的摄像头录了像,并迅速在网上流传开来,才导致林如今的下场。

说句实在话,除了我们老百姓外,顶多再加上林的对头、或者希望他下去后能谋上他所在位置的官员外,真的没有人愿意他这一事件曝光。原因很简单,他这一“壮语” 着实给中共“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抹了黑,而且,要是不曝光的话,就林的为人和政绩来讲,说不定还是个很不错的“同志”呢。

只能算林嘉祥自己倒霉。我们真的不知道他背地里骂过我们这些草民多少次“你们算个屁啊”,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其实有时候听到又能怎么着?不像这次给录了像,而且在网上传的还那么迅速。看来当官的倒起霉来,那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在高智晟记述自己遭遇折磨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也有这样的语言:“这是在中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算个屁,要你的命还不像踩死只蚂蚁一样? ”说这话的人是一个姓江的警察,他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在高智晟已被折磨至双眼看不到东西时说的。

这是明摆着的事实,林嘉祥说这句话的时间是二零零八年的十月二十九日,比那个江姓警察要晚一年多呢,他怎么能是这句话的发明者呢?说这个警察享有这句话的发明权才能说得过去。只不过江姓警察比林嘉祥少说了一个“们”字而已。

要是真的把这句话的发明权给了江姓警察,似乎也不太合适,看他说话时的语气和随便的样子,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呢?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一说,就把这句名言的发明权给了他,他兴许还很乐意呢。

不过,江姓警察与林嘉祥可有一比。人家林书记说这话是在醉酒后说的,要是清醒的话,他才不说呢。他自己那么高的身份,级别都和人家市长一样高,会跟一个小女孩过不去吗?而这个江姓警察就不同了,论职务也顶多是一个小头目而已,没看见那几个对高智晟行凶的恶警都不拿他当回事吗?他在异常清醒的情况下说出这句话来,显然是没有什么素质的,更何况,他还对高智晟说:“你就是个挨打的东西,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在中国纳税人算个狗屁,别他妈口口声声纳税人纳税人的。” 看他讲这话时的狠劲和横劲,就可知这是一个什么东西了。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说清,林书记醉酒后说出的这句话可是发自内心的,你看他无所顾忌的那个样子就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了,“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林书记说这话时的理直气壮确实是他内心真实的写照,更何况还有“酒后吐真言”这句古训呢。这样说起来,这两个人在说这句名言时的狂傲劲还真有点难分伯仲呢。

这样比来比去,有什么意思吗?非得把党的干部搞臭啊?不就一句话吗?不见得不说这话的人就比说这话的人更是个人。对高律师行凶的那四个警察和那个姓王的小头目就没有说这句话,可是他们却是比江姓警察还要邪恶。江××也没有说这句话,可他的“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不是更阴毒吗?而且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在中国除了小老百姓之外,哪一个中共的官老爷不是这样的德行啊?两个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说出相同的话来说明什么呢?

看来,在中共体制内,对“屁民”们的看法是有共识的。

高智晟律师看的很清楚,他认为中共能这样的肆意作为,有我们“惯”的份儿。我们这些“屁民”们啊,我们真的就这么践吗?被中共骂着、糟蹋着,我们还得去给它高唱赞歌,最起码是用自己的沉默默许它作践我们的同伴。

不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人,就是甘愿做“屁民”的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