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掸尘  >  时事评论
闲扯「躲猫猫」

9886

闲扯「躲猫猫」

作者﹕掸尘

【大纪元3月5日讯】本以为云南是永远的春季,生活在那高山之中、云之故乡的云南人过的该是如何的与世隔绝、悠闲自在啊。不料,一则「躲猫猫」的新闻将我的感觉打成碎片。随著事件的进展,「躲猫猫」虽然被滇政府出面否定了,但那零落的碎片并未因政府的「纠错」而再次复原,反倒随著「尘埃落定」而随风飘散。

以前我以为,因为人性的相通,可能俺这小城孩子们玩的「摸瞎」的游戏,在民风纯朴的云南也应有小孩玩耍吧。这次「躲猫猫」也使国人见证了同一个事实:在我们中国,很多游戏只是名称不同而已,而内容却是完全相同的。就像世界上人们对人权的定义一样,这是不需要谁为我们去定义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对人权的概念,虽略有不同,但也是大同小异而已,没来由还得由长官大人给我们加上一个什么「温饱权」的内涵。相信外国人对人权的理解也不过如此。我要说的意思是:外文说的人权和中文说的人权,语音和文字肯定不同,但所指的内涵大抵是相同的。

扯远了,怎么把「躲猫猫」和人权扯在一块了?咱还得把话题说回来。

话说回来,人们会发现,这晋宁县的「躲猫猫」确实是有很多看点的,真的也不由人不扯远。我们试著就「躲猫猫」一事尽量的扯一扯,尽量的不扯远。

先说最初的感受。「躲猫猫」而致死人的事,地方当局怎么能相信?不但相信,还正式的向外界予以公布。这是无知,还是无耻?对此我有几点推测:一是同时玩「躲猫猫」的「难友」,肯定有手眼通天的背景,不然的话,当地政府何至于为几个被关押的犯罪嫌疑人这样大包大揽?这一点推测还是能够成立的。但似乎还不完全是这样,这就引发了我的下一个推测:狱中的这几个人在警方看来也不过是几个小蟊贼而已,警方向外界公布「躲猫猫」致死人,并没有考虑这几个人的什么背景。我们的警方是从大局考虑的:如果是打死的,将如何向社会交待?向死者的家人交待?警方的颜面何在?对李荞明的家庭补偿将是多大的一笔开销?如果是玩「躲猫猫」致死的,那和他自杀有何区别?不是已经有「俯卧撑」中李树芬「被自杀」的蓝本吗?我想,可能是基于这个原因,警方是出于维护自身的形象以及大事化小直至化了而不得已作出的如是决定。

这都是基于常情常理的推测,是在民众不知看守所为何物的情况下做出的合乎理性的推断。如果要是多少知道一点看守所的内幕,就还有更多种推断:李荞明死前所遭暴打是一次还是数次?有没有警察的参与?关进牢房前有没有受到过虐待?在受到严重的折磨之后他是不是还有力气和心情去玩「躲猫猫」?这一切,看守所的录像说的最清楚。但是录像坏了半年了,言外之意是根本不给公众提供录像。刚开始好像是说「躲猫猫」是在放风的地方进行的,录像录不到,后来又有这「坏了半年」之说。这样的变化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李荞明死前有极大的可能被残酷折磨过。

人们甚至可以作出这样的推测:是不是警察先打了人,而后再关进牢房,牢房的难友们根本就没有动手,警察玩了一手嫁祸于人的把戏而已;或者警察是幕后的主使。种种推测都不能简单的否定。但是可以肯定的一条就是,晋宁警方公布的「躲猫猫」是经过「缜密」考虑的。

有道是「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这样的处理不可谓不是一条上策。但是,晋宁县的警方(忘了交待了,不过读者也可看出来,晋宁县就是文中所指的当地政府。李树芬是「俯卧撑」事件中的被害人,李荞明是这次「躲猫猫」事件的被害人)没有认真的分析一下瓮安事件的前后过程,以及为此所付出的代价。要是能认识到瓮安当局的苦衷,他们或许不这样做。瓮安当局当时也真的作难啊。大家想一想,只为了给几个小青年开脱而惹起的众怒,导致县委、县政府、县公安局被焚,这么大的事故出现,县委领导们以后的晋级可真是问题啊,政治生命可能就结束在这起「被焚」的事故中。这样的后果,晋宁县的相关人士不可能意识得到,所以才有「躲猫猫」的出台。

提醒大家一点,要搞清楚,瓮安的那把火和刚刚过去的央视大火不一样,央视是「自焚」,那次天安门搞的那个「自焚」,确切的说,应该是「被自焚」。而瓮安确实是「被焚」的。

事情说到这里,应该比较明朗了。如果瓮安当局事后据实办案,把那几个小杀人犯绳之以法,怎么办?县委、县政府、县公安局被焚不就罪有应得吗?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怎么向世界交待?噢,弄了半天,是当局办错了案导致的「被焚」啊。所以,那几个杀人凶手就这样被政府无罪赦免,还得堂而皇之的重复著先前的结论向世界宣布:李树芬是「自杀」。不过,官方私下和坊间都广泛的流传著,李树芬的「自杀」是「被自杀」。附带著说的「俯卧撑」,一时广为流传,成了一项适合所有人锻练的活动,既能强身健体,还能让人「被自杀」。说白了,做俯卧撑和说瞎话是一个意思,这个,地球人都知道的。

话还得扯回来。这回啊,晋宁当局忽略了这一点,就以为用「躲猫猫」就足以对国人交待了,大不了「躲猫猫」也成为一句网络流行语,也让地球人都知道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殊不知,人家瓮安是牙掉了咽肚里,有说不出的苦衷啊。要是知道能引发那么大的事情,这几个小凶手早被我公安当局「绳之以法」了。老实说,晋宁当局的侥幸心理太大了,随后的发展也证实了这一点。不过,这也好,算是给很快就要跟上来的县政府或市政府或区政府或镇政府等政府们的一个以儆效尤吗?

有句话是说民众的力量是巨大的,书本上怎么说的?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网民的智慧那更是不可限量。其实,中国网民的道德勇气更大,要不,怎么能说是中国人呢?你一个小小的晋宁就敢这样猖狂,死了个人,像死了个蚂蚁似的,就敢这样的梗著脖子说「躲猫猫」不小心碰到墙上了。网民会是什么反应?你这样对全国网民交差,能交掉差吗?

在相当一部份人的意思里,政府这样一拖就算是把事情给晾起来了,这也是中共政府处理棘手事件的一个手段。但是,现在的政府,尤其是上一级政府都敏感著呢:该热处理的必须趁热,你冷的过快,会使事情向另一个极端发展;特别现在是信息时代,速度决定成败,既要占先手,还要出奇招,有道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这奇招怎么出?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晋宁县政府所能猜想得到的。

中共上层站的高、看的远,哪像晋宁这个小县城的领导一样鼠目寸光?明知道这样「硬」处理的后果,在已经引起众怒的情况下,就不能一条道走到黑了,抛出去几个替罪羊又有什么呢?地方政府愿意冷处理,只是一厢情愿,上一级政府可不是这样考虑的。所以,随后的发展,就不是地方当局所能左右的了。下面的两个事例可能帮助网友对中共高层为什么出「奇招」作出佐证。

上海非法审判「刀客」杨佳时,可谓戒备森严。但是,刀客的「粉丝」们竟然喊出了「打倒××党」的口号。不要小看了这样的一句口号,那可是破天荒的,对中共的震慑有多大?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大家试想,八九学潮是怎么起来的?不就是由小到大吗?一旦「势」成之后,谁能驾驭得了局势?上海杨佳粉丝的激动,如果中共不加强戒备,谁能保证不会成为另一场来自民众的游行?

瓮安事件也是一个范例啊。公平的说,那是民众发自内心的一种「义举」,这场「义举」起因之简单,影响之深远,是晋宁县委、县政府所能认识得到的吗?所以晋宁的无赖耍的太简单,说明流氓成度不到家啊。不怪大家都说一级是一级的水平,这省政府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就很不一般了,省政府所出的高招还真不是一般人所能破解得了的。让我们随著事态的发展看看中共在这场戏的幕后所策划的谋略。

由网民组成的「调查委员会」根本没有经过地方政府的认可。这是一支「奇兵」,人数虽少,但是却代表著网民。调查委员会果然不负众望,所言所行均出乎地方政府的意料。看守所不让访谈,他们据理力争;看守所不出示录像,他们如实报导;吃饭时大家实行的是AA制,处处给地方当局以难堪。调查结果虽只能是流水帐形式的写上一写,但是,他们的作用好像是促成几天后云南省委做出公正认证的强有力的推手。于是乎,网民额手相庆,兴奋有加。

事情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出现,又悄没声息的收场。虽然网民的热议也有些许的波澜,但终归要归于平静。

且慢,有一个问题要说清,这个调查委员会的成立,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成立的?调查委员会所促成的结果,怎么和云南省委所希望的结果是如此的一致?网民热议的波澜后面有没有真相?中共真的变的如此谦恭的听取低层民众的意见了吗?

我们看一看这个调查委员会成立的过程就清楚了。云南省委宣传部一个副部长宣布的这个决定,并由他在社会上抛头露面,回答记者。我们不看他说的话的初衷是什么?那都是用来蒙人的。我们要说的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这样一个调查委员会在全国属首次,云南省委宣传部有这个胆子这样做吗?要是处理不好收不了场怎么办?如果开了这方面的先河,那以后的类似事件又该怎样向民众交待?这个责任它能担当得起吗?表面看是一个副部长出面,其实可以肯定的是,副部长背后有一个小团体,这个小团体往最小了说就是云南省委宣传部。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要提及,像这样的一个案子,就案件本身所涉及的司法程序问题,宣传部能干预得了吗?这个问题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宣传部就是非常明了的,所以,我们还不能往小了说,还得试著往上说,做出组织调查委员会决定的这个团体就超过了宣传部的规格了,最起码来说是云南省的常委们所作出的决定。因为中共的宣传部长都在常委,常委议这事的时候,抓政法的省委副书记也是肯定要在场的,他本身就主抓公检法司。所以说,宣传部副部长后面的那个小团体还要升级,最起码是云南省委。

那个「我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的」林嘉祥因为什么身败名裂的?这个都很清楚了,就是因为一小截录像被传到了网上。如今,「躲猫猫」竟然死了人,而且在网上还正被网民炮轰。看样子冷处理是不行的,网民太不认帐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地方政府的决定被废除是必然的了。那么,这个台阶怎么下?直接由上级派员调查,然后根据调查更改结果,这是常规。但是常规走过后,即使更改过来,民众的愤恨情绪也是短时间内消除不掉的,甚至还有更过激的语言要倾泄出来。

说到这里,我要插一句了,中共最怕什么?当然可以有很多种答案。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就是现在风靡世界的退党大潮,中共是最害怕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想一想,自古中国就有民心相背定王朝的说法。如果老百姓的心思都和当政者背道而驰的话,不用谁起来怎么推翻它,它自己就挺不过去了,非亡不可。中共最害怕大家不听它的不信它的,所以欺骗就一定要进行到底,不然的话,像这类的事,明摆著说的瞎话都不去缝补,它自己的气数可真的就要尽了。因此,在这时,纸不能包火时,乾脆就让火烧吧。这就是要利用网民组织调查委员会的真正原因。

调查委员会的作用可谓大矣,其中一个是用来熄火的,它熄火的方式很特别,不是去直接扑灭火焰,而是由它代广大网民举起了那把火,使燃遍网络的熊熊烈火变成了一把火炬,让它在自燃中「自然」的熄灭。另一个就是起到一点媒介作用,为后来省高检的调查铺平道路。说到这里,那几个受到处理的的晋宁县警察要注意了,处理你们是不是罪有应得我们先不管,处理你们可不只是网民的呼声造成的,重要的一点是你们的上级机关的意思。它只不过打著网民的旗号,利用调查委员会作代表,把你们顺理成章的拿了下来而已。你们的上级给你们玩了手「空手道」,实质是「卸磨杀驴」 。

我们再说说调查委员会的人员组成。有一个情况不知道广大网民知道不知道,在中国有三十万网特。当然网特的使命和作用大家可以本著一般的推理就能知道这部份人是干什么的,就像我们开头所说的那种对「躲猫猫」和「人权」的认识。这种网特的概念别指望政府会给我们下定义,它是不承认的。

云南省委能走出这步棋,它的心中是有数的。看著表面开放的态势,其实已经加进了它诸多的私货。有没有网特参与到这次调查委员会根本就不重要,那只是政府做出的一个姿态而已。老实说,调查委员会起的作用,从调查的角度看是有的,但是从被政府利用的角度看,真的起到了政府在某些方面起不到的作用。

组织调查委员会的网民的认定工作有没有猫腻,这个可真的难说,不过,绝对不能排除这种可能。看看网民代表「边民」的话,您或许对「猫腻」就真的有点意味深长的感觉了:「徵集网民参加调查真相,此举开创云南宣传先河,对一个公众热议事件,由党委牵头,媒体、网民参与调查组调查,信息公开透明,有说服力。省级党委能以如此开明心态处理事件,紧跟时代步伐,执政为民,的确为云南各级党委政府、媒体、网络树立典范。」这位普通网民的政治觉悟为何如此之高?乍一听还真像政府领导在向老百姓做报告呢!

另一个网民代表「风之末端」,是昆明日报社宣传委员,正好在此次调查的组织者云南省委宣传部的领导之下。这样的网民咱不能说他是网特,但是这样的身份确实令人心生疑窦。

网民的提问,很尖锐是吧?调查委员会所能涉及到的东西,政府随后的调查也必定要涉及到,调查委员会涉及不到的,政府也照样要涉及到。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中共是秉公执法的。亲爱的网民啊,在这样的布局下,你还有何话说?中共对网络的操控和渗透远远的超乎人们的想像啊。

好像说漏了一点,中共上级检察机关一介入案件便真相大白了。那么这几个凶手怎么这样的「自动坦白」呢?真的有点不合常理。我才看过高智晟律师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至今还对高智晟律师所承受的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十二道大菜」异常震惊。我想试著问一句,这几个「凶手」不知吃没吃过这方面的一、二道菜?如果这几个人真的要是尝过一、二道菜的话,那么检察机关的结论便又有了水份。

再补充一点,最高检察院都来人指导工作了。广大的网民们啊,注意到这个消息没有?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推翻刚才所作的推测,那个做出决定的团体的层次是不是还要往上升一格呢?我看也没有必要说了,最起码这样的事情,云南省委是请示过中央的,或者还有另一种可能,中央或中央宣传部是否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未可知。

有消息说,二月二十三日晚,有十万以上的网站被关,一夜之间形成这样的事件,这样的巧妙正给了我们以合理推测的理由。完全可以说,没有中共上层的授权,没有一个整体的操控,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成度。云南省委没有这个权利,哪谁有啊?这还不明摆著的吗?唉,一个小小的「躲猫猫」竟然能牵引出如此庞大的内幕,实属罕见。

所以,中共上层的这次「躲猫猫」,出招虽奇,但是却是一步险棋。它忽视了中共基层的低劣素质,更忽视了网民的智慧。看似妙手空空、踏雪无痕,实则已经身陷泥淖、声名狼藉。

那么,我们现在说,中共这次的调查委员会纯粹是作秀,恐怕还有人不信,那我就给大家提供一些事实对比一下,看看有没有说服力。

中共迫害法轮功多年,迫害致死者通过民间途径报导出来的已达三千多人,遭受酷刑者更是不计其数。国际社会的谴责声持续不断,中共则一概否认。把人非法绑架到劳教所酷刑折磨,说的倒是「教育、感化、挽救」,监狱和看守所里的刑罚更是骇人听闻。然而,当国际社会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要到中国调查时,中共当局便竭力阻拦。大家注意,人家已经组好团了,并且这样的指控如果要是假的话,那就是对中共的侮辱了。如果外界的指控都是虚假的话,中共何不来个痛快,让他们调查一下,不正好可以为自己洗清冤屈吗?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进行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中共组织了吗?在这样的强大的国际压力下,它只能是置若罔闻、装聋作哑。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欧洲议会副主席、欧盟新的民主和人权方案的特派专员爱德华& #8226;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在北京与两位法轮功学员曹东和牛进平会面后,在报告中批评:「为什么这样一个统治世界最多人口的政权堕落成有计划的群体灭绝?」随后,参与会面的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失踪。

有了这样的事例,您还对中共这次的作秀怀疑吗?

我等一介草民知道什么呢?不过就是根据网上的东西做一下推测,表达一下个人的意见而已。

不过,这样的推测要是能够成立并得到广大网友赞同的话,中共可就不高兴了。管它呢,我们这些草民高兴就行。

这样的事要说高兴还真高兴不起来。一方面是血淋淋的尸首,一方面是一本正经的矫情。在这善与恶的较量中,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他就是李荞明的父亲李德发。没有李德发的坚持,「躲猫猫」的内幕是根本不可能走入广大民众的视野的。当然,他是为了他的儿子,在儿子本该成婚的时刻死掉了,他的悲情是不能用语言描述的。他不但承受著失子之痛,还承受著来自政府的压力。这个中年人表现出来的坚守底线的本份,为他的儿子讨回了一点起码的公道。

据李德发透露,云南公安、检察机关新闻发布会召开的十二小时前,晋宁公安与检察院的人再次到他家,催促埋葬死者尸体,被他拒绝。相比那些自己的亲人被中共夺走了生命后,却屈从于政府的压力的人,李德发尽到了做父亲的职责。网民们应该对这样的中国人表示慰问和敬佩。

在同一个看守所,同一个牢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四十二岁的李荣林突然死亡,家属看到死者头部有伤,当局也是拒绝让家属调看监狱录像,只是认定死因是「急性心肌梗死,心功能障碍死亡」……虽然家人也做了一定的抗争,但最后还是在中共的压力下不了了之。

这一个对比极其的鲜明:是妥协还是抗争?直白无误的呈现在世人面前。中共的铡刀在自己亲人身上落下之后,有些人竟然连坚持的勇气都没有?我这里不是指李荣林的家人,是对现在的社会现实而发的感慨。

有些事情的联系是非常的巧妙的。你比如说「躲猫猫」,在我们这看守所里面,对号头的称呼都是称「猫」,当然了,号头以下的那些就只能是「鼠辈」了,所以玩起「 躲猫猫」还真的是名至实归了。尽管「猫」是被蒙上眼睛的,「鼠辈」们还是要躲著它的,但是一旦哪一个「鼠辈」被蒙上了眼睛,招致的拳脚就可想而知了。

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有一套「猫论」: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还有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不论黑猫白猫,只要逮住老鼠并不是马上吃掉,它总是要先玩上一玩,直到把鼠玩的没有一点脾气了,才用来就餐。

有意思的是,中共的阶层把中共的猫鼠们也分了个清清楚楚:上一层的猫对于更上一层的猫来讲就变成了鼠,而这一层的鼠对下一层来讲还是猫。

号头是猫这个已经说过了。那么号头对于看守所的所长和警察们来讲不就变成鼠了吗?往上看一看,县公安局的两个局长都受到了处分,其实也只不过是上一层的猫们需要它俩作出牺牲而已。

在这场「躲猫猫」游戏中(尽管后来又改成什么「瞎子摸鱼了」,都是一个意思),猫们的猫皮纷纷被揭下。如果全国老百姓都和中共玩玩「躲猫猫」,中共的画皮还能继续披下去吗?

说中共是猫,还真是高抬了它们,在中国人面前,他才是真正的靠剽窃老百姓的血汗而肥起来的硕大的「鼠辈」。请让我以《诗经.硕鼠》的诗句来为这篇文章做个结尾吧: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 无食我麦!三岁贯汝,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汝,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