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掸尘  >  时事评论
谁是真正的“神秘买家”?谁又是神秘买家手中的玩偶?

9900

 谁是真正的“神秘买家”?谁又是神秘买家手中的玩偶?

作者:掸尘

【大纪元3月7日讯】三月二日,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二月二十五日,以电话委托方式拍下圆明园兔、鼠首的所谓“神秘买家” 登台亮相。这位“神秘买家”原来很有一些来头,是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收藏顾问、厦门心和艺术公司总经理蔡铭超。

蔡铭超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态“这个款不能付”。不过他总共发言的时间只有十几秒,而且面无表情,还是照着稿子念的。

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蔡铭超拍下圆明园兔首、鼠首“无疑冒着极大的压力和风险”,中华抢救流失文物专项基金总干事王维明也指出:是非常情况下的非常举措。

牛干事的话说的很沉重,如果真的打算要买下兔首、鼠首的话,只要愿花钱、或者是价钱合适不就可以了吗?又怎么是非常情况下的非常举措?其实,这个问题蔡铭超后来已经从侧面做了回答:

“当时的本意是看一下拍卖现场的情况。如果撤拍或流拍,我们就不参与了;如果是进入了正常的拍卖程序,我们就会进一步关注。”

其实蔡铭超已经做好了准备,什么准备?就是不管什么样的价钱都得拿下来,何况这个价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这个准备不要以为是蔡铭超本人的自我决定,是由背后的一只黑手在操纵着他的。

我们不再引述那么多了,也不再论述那么多了,什么中法关系啊,什么兔首、鼠首的主人对中国的人权批评啊,什么中共的爱国主义啊,等等等等。对这次佳士得拍卖的“搅局”是中共早就内定好的,根本不是蔡铭超所说的:“每一位中国人在那个时刻都会站出来的,只不过是了我这个机会,我也只是尽了自己的责任。”

为什么说是中共内定的呢?这个机会真的就是中共有意给蔡铭超的吗?我们还是从中共的行为中找案。

首先,作为一个一般的买家有必要由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吗?尽管蔡铭超是此基金的收藏顾问(这方面的政治背景我们还不论述)。如果是他个人的行为,就根本没有必要开这样的一个新闻发布会。当然,为了中共爱国主义的教育,给国人开一开也无所谓了,也算是给中国人一个明确的信号:中国人有大富豪。可是蔡顾问说的明白:“这个款不能付。”看来,不是大富豪也照样可以去做,只不过是利用一下他这个富豪身份而已。

这就有点玄乎了,不付款按老百姓的说法,那不是耍无赖吗?还人模狗样的开这样一个新闻发布会干啥?噢,合着是骗老百姓啊,耍了流氓还给咱说耍的有水平。这样忽悠咱老百姓就为了这样一个目地啊?

先不说忽悠的事,还回到题目上去,看看这个神秘买家是不是中共?

拍卖会是二十五日进行的,二十六日,仅仅一天之差,国家文物局就发了一个通知:《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这个通知算是彻底的把中共是真正“神秘买家”的身份曝了个净光。通知明确指出:佳士得拍卖行在法国巴黎拍卖的鼠首和兔首铜像是从圆明园非法流失的。佳士得在我国申报进出境的文物,均应提供合法来源证明,如果不能提供这个证明或证明文件不全,将无法办理文物进出境审核手续。

是谁不让蔡顾问付款的,已经非常清楚了,所以,蔡顾问说起话来就更是有根据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必须遵守中国政府的规定,相信我和中国其他收藏家今后都会这样办。如果这两件拍品无法入境,我自然不能付款。”

如果国家文物局的这个通知提前发出的话,蔡铭超还会去拍卖吗?那时你不付款就肯定是耍无赖了。拍卖后发这个通知,尽管发的及时,不付款达到了,“搅局”也实现了,以及几天后爱国主义的门面也装点了,可是,狐狸的尾巴也露出来了。所谓的“神秘买家”只是中共的一个走卒而已。

问题又出来了:中共自己把佳士得的拍卖给搅黄了,那责任由谁负啊?这回可找不着中共了。要不怎么说中共现在都“脑残”呢?钻进头不讲屁股的东西。可能中共在家做坏事不计后果习惯了,所以在国际上也这么的耍起来。

随着国际上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及对所谓“神秘买家”的热议,已经不只是一个商业道德的问题,而上升到中国人的诚信上来,上升到在以后对中国人从事相关活动的限制上来了,更何况对蔡铭超本人或刑事或民事的追究还没有定论呢。

怎么办?这事已经到这份上了,还得往前走啊。副总干事牛宪锋曾告诉记者,对于下一步可预期发生的事情,基金会也有部署,但目前不便对外透露。其实,下一步怎么办?到这个时候了还忽悠人呢,国家文物局已经明确表态:“完全是个人行为。”

蔡铭超只顾听党的话了,以为有党在背后撑腰,什么都不怕。想想不就明白了,这事到这种成度,还让党怎么说话?能把实情说出来吗?

可怜的“神秘买家”啊,只不过是中共的一个玩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