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掸尘  >  时事评论
中共正在风干中被清除

9906

掸尘


【大纪元3月26日讯】蔡铭超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能借两个兽头火了一把。虽说自己的头上也戴上了爱国者的桂冠,那顶桂冠还一度的放射出奇异的光彩,可是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这桂冠的重量。

蔡铭超最怵头的就是被安排上电视,形象不佳不是主要原因,笨嘴拙舌也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心里没底。后台老板一会儿安排说,借国家文物局的通知对外界说不能付款,一会儿又安排说,就说不知道兽头的来历不能付款。蔡铭超再笨也明白这个理啊:这也是老板没辙了才说的话啊,何况自己这个爱国者的桂冠还是老板给戴上的呢?反水?直接和盘托出老板的意图,还自己一个清白身,那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噢,你蔡铭超借老板之势又发财又出名的,你还想不想往下混啊?

有一点是蔡铭超没有料到的,他这出名之后,始终能在媒体上被关注着,他还有点剩余价值可以利用,一旦过了这阵风,他可真是歇了菜了,就一边的凉快去吧。

宋祖英红火那阵,中南海能赶跑李瑞英?哪个当官的见了不以国母敬之就别想混下去;话还得说明白点,不是对她行国母之礼,是对她以国母的心态。央视春晚连续几年都是她势压群芳开唱第一首歌曲。那个感觉是蔡铭超戴上十顶爱国者的帽子都比不上的啊。

可是不要以为老百姓也都这么对待她。在四川雅安演出时,她在台上唱:“么妹子要过河,哪个来背我?”台下上万名要一睹“国母”芳容为快的观众齐声接唱:“江爷爷来背你哟。”宋祖英的那个尴尬,真的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零三年,全国政协选什么主席、副主席,宋祖英还硬是得了一票。看来,中共体制内的人也挺会幽默的,有意无意的耍了她一回。

更可笑的是刚刚过去的这个政协会议,政协委员搞了个联欢晚会,湘妹子宋祖英要为大家唱歌。政协委员们也全都放开了,使着劲的乐。宋祖英还没上场呢,下面就喊上了。一出场,哪有听她唱的,大家那个起哄的劲,又吹口哨又跺脚的。幸亏这些年,小英子经历的多了,什么场合没有历练过,红着脸淌着汗也要把歌唱下去,不然怎么能是“得体、不乱来”呢?

话是这样说,那被人羞辱的感觉总没有人敬着的感觉好。我不由得想起了齐奥塞斯库的下场来。

齐氏也是罗马尼亚的一党之魁首,他在台上讲话时,也绝对不会想到台下的一个嘘声,就能引起颠覆政权以至要了他性命的事故来。

那天,他照旧目空一切、旁若无人、春风得意、为所欲为的兴奋的演讲着,台下不知是谁发出了轻轻的一个“嘘”声,原来死寂的会场变得安静,又变得骚动,继而又变成了几乎所有在场人士的怒吼:齐奥塞斯库下台!

一个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惯了的独裁者面对如此的局势该是何种心境?恐怕只有齐氏自己去独享了,直到他被执行枪决,他都不会明白自己是怎样被素来认为可以任意役使的老百姓来了个乱弹穿身的。

可以肯定一点的是,齐奥塞斯库和他的政党首先失掉了民心,那一声“嘘”只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变点而已。他的下场是注定了的,只不过是以那样的一种形式结束独裁政权和要了他的性命而已。

蔡铭超被晾起来是注定了的事,宋祖英被晾起来也是注定了的。其实在中共体制内,无论是退下来还是没退下来,被晾的人还真是不少,不是有那句话吗?叫着人一走茶就凉。

中共现在的政权,不也是到了民心尽失的地步了吗?毛时代,红卫兵们对毛的一挥手就能感激涕零时,中共的政权是稳定的,哪怕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邓时代,中共放开了手让人们捞钱,还进一步的把人的思想异化,让人们坚信党的路线一百年不动摇,只顾下海发财的人们也就在一定成度上听任了中共政权对全民财富的鲸吞,所以相对来说,中共的政权还算稳定。

但是一场学生运动就使邓恐惧到了极点,他非常清楚,人民的觉醒之日就是党的灭亡之时。这个指导思想一直延续到江胡时代。如今的中国,人心严重的变异,道德几近沦丧,这正是中共所希望看到的,因为这样的思想更有利于中共的极权统治。所以,我们看到,种种的社会败像,卖淫嫖娼,吸毒贩毒,偷抢拐骗,真可谓层出不穷,就连专门糟蹋男人、作践女人的“人妖”都能借央视红遍全国。流氓的政权最需要的是一个充斥着流氓习气的社会。

可是中共最害怕的照旧是人民把它晾起来。胡温在台上这么多年,给人们演的戏,用两个字可以概括,就是“亲民”,说到底是作秀,再彻底的一点说就是欺骗。但是要想在中国走齐奥塞斯库下台的路,好像不行。中共可不像齐氏那样,明知已经没有人买他帐的了,还在上面信口胡侃,何况在中国,早已由中共培植了相当一批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利益集团,这些人是不会对中共发出“嘘”声的。

可是,民心的丧失却是无法回避的现实。权贵们不发出“嘘”声,可是三退的数字却在逐日刷新着,到一定时候中共的解体甚至是连“嘘”都不需要的呢。只要民众日益的觉醒,中共也会被晾起来的。目前,它在国际上,世人由食品的排斥到对中共的鄙视,它已经感到阵阵凉意了;国内,民众对中共的不信任和唾骂也已经是由来已久的现实,可以说,中共已经被晾起来了。只是由于它过于阴险和狡诈,被它的暴力和谎言毒害的中国人还多少有点畏惧它,但是,它被晾起来风干的命运是注定了的。

其实对中国人来说,光风干它还真的不行,它即使风干了,还是有一个类似“木乃伊 ”的形象的。就它对人类所犯下的罪恶,留有一点它的因素都是对全人类和整个宇宙的污染,就是要对它进行最彻底的清除。

你愿意为风干、解体、清除中共尽一份力吗?那就三退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