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掸尘  >  时事评论
主子、奴才与奴隶

9923

主子、奴才与奴隶
 

掸尘 看中国来稿 


鲁迅向来是看不起中国的古文明,也看不起他所处时代的牢骚满腹的人。而且语言辛辣、尖酸刻薄。鲁迅把中国的历史概括为:“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其思想的偏激自不待言。但是,我们若是把他的话稍加变动,用来形容今天的中国社会,还是相当确切的。现在的中国人可分成两个阶层:一个是做稳了奴才的阶层,一个是只能做奴隶的阶层。

中共把自己视为主子,剩下的那就只有奴才和奴隶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看看中国的现状就明白了。

虽说现在有国号,曰“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还赫然其间。那么请问,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吗?当然不是,尽管宪法上写着,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是,那是骗人的。因为,对于中共来说人民是一个虚拟的概念。谁是人民,谁是敌人,都由它来定。你可能正是人民的一员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划到敌人那里去了。而且任何中国人都代表不了中国人民,能代表中国人的只有中共。这可不是人民授权的,因为没有任何人民认可的授权仪式,只是它自己在反反复复的宣说“人民选择了共产党”。

那么大家想,能代表人民的,而且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把人民分成人民和敌人的一个东西,不就是这个国家的主子吗?大家也不要把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当成主子,因为这些人也是依附于中共而存在的。君不见,中共的最高领导人被换下来的现象始终贯穿着中共的历史吗?所以,只有这个中共政党才是现实中国的主子。主要领导人也是党的一个工具而已,说白了,就是党的奴才,只不过是一个更为高级的奴才。

主子和奴才是一个对应的关系,有主子就必然有奴才。主子拥有一切,包括奴才的生命和意识。而奴才就是主子最忠实的仆人,他所有的意识和活动都是为着主子的,非如此不能称为一个好的奴才。大家看皇帝和太监的关系,那是非常典型的主子和奴才的关系:太监做错了事,常说的话就是“奴才该死”;皇上有什么吩咐,太监不问青红皂白,一概的答应“喳”。

话说回来,历史发展到今天,特别是在中共的社会里,这主子和奴才的关系也有了全新的改善。因为中共不象皇帝那样堂而皇之的自称为天子,他的奴才也心甘情愿的自愿为奴才。中共是一个抽象的实体,你虽说看不到它的存在,可是它却是无时无刻的不附着在国家机器之上。任何国家行政机关都必须接受党的领导,连入党入团入队都要对着它宣誓,你怎么说它是不存在的呢?它的存在真的是无形胜有形啊。

正因为它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实体,才需要一个庞大的奴才阶层去为它服务,履行它的职责,行使它的权力,滥施它的淫威;而这个奴才阶层还真的象一个国家形式那样有模有样的建立起来了。也就是说大大小小的奴才组成的一个阶层都是为着一个共同的主子——中共服务的。

对于主子来讲,总是想拥有更大的权力,更大的自由,也同时要求奴才把生命都交给自己,那样它才放心,所以它对于自己的奴才的首要要求也就是“听党的话、做党的好孩子”。那么,它的权力的实施就完全靠这些奴才了,特别是象中共这样的没有具体物质实像的主子,奴才的权力在相当的程度上就是主子的意愿。

所以在中国奴才的权力都大的很,掌控着一切的国家机器,掌控着所有的人力资源、土地资源、能源和财产权。也就是说,在这个国家,没有哪一样是绝对的属于个人的;相反,中共却可以随心所欲的占有、动用一切资源。说句直白的话就是,连国家都是中共的,个人能有什么?而个人所谓的权力,什么受教育权,劳动权,继承权等等,哪一样不是中共给你制定好的呢?

因此,在这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要改成中共党国才最确切。而在中共党国里,除了主子和奴才之外,就只有——奴隶!

我不是危言耸听、故作高深,我们先从理论上看一看。马克思把人类社会的形态分成五个社会形态,即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我们这里暂且不论他的划分方法是否合乎实际,单就中共来讲,它在掌控了所有国家的一切后,它就必然要求对人的绝对控制和管理,因为只有如此,它才能保证它所拥有的一切。在马氏的社会形态学说中,只有奴隶社会是对人的控制是最为严厉的,奴隶主拥有对奴隶的一切权力。而中共在对中国人统治的几十年中,也真的是把中国人当成了自己的奴隶。

说你是地主,你就是地主;说你是右派,你就是右派;说你是资本家,你就是资本家;说你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而且可以随时随地的屠杀。对人的控制方面,过去要个饭都要有当地政府的介绍信;说要建设人民公社,谁敢不听不从?就是今天,出国旅游都对一些人士做出了明确的要求。让你下岗,你就得下岗。你要上访,它就把你关起来。更不要说学生上学所学的东西了,就连成年人都要求你的思想和它保持一致。在中共的意识里,是连人的思想都不放过的,所以,你的耳闻目睹、所思所想,不可能不接受中共有目的的灌输。

和奴隶社会比起来,很多地方并不见得比奴隶社会好。它可以活摘人体的器官贩卖以获暴利,把不听它的话的人关进精神病院,放任砖窑、煤窑的奴才们肆意非法骗取劳动力,纵容黑社会参与强制拆迁、赌博、卖淫、贩毒,等等等等。

所以在中国除了主子和奴才之外,剩余的那只能是奴隶!

奴隶们是不可能真正的享有中共的宪法所制定的发表言论、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和信仰的自由的。奴隶的这些权力都被奴才的主子中共剥夺了,而奴才,也只不过是执行主子的意图而行事罢了。

由于中共与其奴才在中国社会横行数十年,人们的思想意识也发生了严重的变异。在中国,确实是有人想当奴才,因为一旦当了奴才后,就可以享有非常大的自由和权利了。尽管奴才之于奴隶只有一字之差,同属“奴”,但性质相差万里。奴隶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奴才是替主子操刀、甚至可以选择羔羊来宰割的官吏。当然也不排除奴才队伍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性为泯的人是拒绝当奴才的。

在主子面前卑躬屈膝的奴才,在奴隶面前往往表现的自命不凡、高不可攀,所以奴才大都没有叛逆意识,他拥有的是傲慢的权力。在只有被宰杀这一条路等着自己的时候,奴隶们也就不会再保持沉默。

所以,在今天,当主子意识到奴隶的意识有所觉醒的时候,便有一两个奴才跳出来为主子效命,为主子下一步的严格管制铺平道路。

孙东东亲自撰文,信誓旦旦的说:“百分之九十九的访民都有精神病。”一个大学教授,在中共的党媒上发表这样的文章,代表谁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为主子对主子认为该杀的奴隶做铺垫来了。

国际影星成龙,在海南博鳌论坛上也信口雌黄:“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呵呵,中共的奴才,虽出身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不同,语气不同,面对的对象不同,却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为主子宰杀奴隶张目。

孙东东作为中共的一个忠实的奴才,中共自然要严加保护,所以在访民找他鉴定讨说法时,主子就不允许了,那么就会有相应的奴才去执行抓捕访民的工作了。

成龙的成长和成名均在香港,居然能说出主子想听的话来,令人称奇。什么时候成龙投入了中共主子的怀抱?还真不好说。不过身为艺界中的红人,中共还是很看好这一类人的,那么,中共略施一点小技收买过来也在情理之中。不然的话,你看成龙动人的语言中包含有多少对主子变相歌功颂德的话啊。成龙说:“确实,我们有五千年历史,但是我们的新国家只有六十年,改革开放只有三十年,很难与其它国家作比较。”不用多说了,身为港人的成龙已经完全被主子“赤化”了,而这种“赤化”,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人说“成龙这个奴才”,其言不虚。

有评论人士说:“如果成龙先生希望有人管,那他就跑去内地去住吧。”你可别不信,如若成龙真的来中国大陆定居,放心,主子对他的照顾绝对超过世人的想象,因为,成龙这个奴才是个高级的奴才!

有网友号召五月一日成龙在鸟巢举行演唱会时,到场抗议。我敢肯定的一点是,抗议是可以的,但绝对形不成规模,因为,主子是不允许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抗议忠实于自己的高级奴才的。在这方面,成龙先生可大胆的放开了喉咙的演唱,因为中国大陆的人都被管的非常规范和“文明”了。

只是,成龙要不唱几首歌颂中共的歌曲,主子是不大高兴的。主子可是等着奴才献唱的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