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掸尘  >  时事评论
“女杨佳”很难避免杨佳的结局

9962

“女杨佳”很难避免杨佳的结局


掸尘  看中国来稿 2009年05月26日

邓玉娇

5 月21日,两位志愿代理律师和邓玉娇会谈后走出看守所,竟然大呼"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夏霖律师还曾一度痛哭失声,多次失态。当即要求媒体通过网络发送一份"求救"信息:"我向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老师,什么老师都可以。或向贵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物证鉴定专家刘开来求助。请大家通过网络赶快找到他们,请他们赶快答复。这里有重要的技术问题,事发11天以后,残留在乳罩、内裤上的指纹或其他物证还能否找到、监测提取。这边地处南方长江边上,潮湿山区,内衣内裤均为纱质面料。"

只要是有一点人性的人就不会怀疑两位律师的真诚,他们只是出于义愤,代表着广大民众的民意免费担当邓玉娇的代理律师的。我们先不说两位律师的品格,即使是邓家出钱聘请的律师,会见后的痛哭失声能说明什么?显然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事实引发了两位律师的悲愤。邓玉娇一案中也只有强奸得逞才能有让闻者痛哭的因素。

夏霖律师的一段"求救",已经非常明确的说明物证上有奸淫者留下的证据。"指纹"不能说明强奸的实质,那么,"其它物证"的"监测提取"是什么?即使大脑有点残疾的人也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奸淫者的。

可是,情况的变化,却几乎让所有的人难以相信。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在律师一再的叮嘱中却于当晚把邓玉娇的乳罩、内裤洗了个干干净净。

23 日,巴东县政府新闻办的最新通报中明确的说,邓玉娇及其母亲和其他亲属对受委托律师不顾事实向外散布"邓玉娇被强奸"一事感到非常愤慨。目前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已声明与受委托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原因是受委托律师未履行好职责,没有对委托人提供实质上的法律帮助,偏离了委托的方向。

情况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谁在中间做了手脚?这还用问吗?具体是怎么做的手脚?政府是怎么施加的压力?这个就只能等到不知何时才能知晓的真实资讯了。

为什么有些人要迫不及待的把证据销毁掉?进而逼迫张树梅解除和志愿律师的委托。这非常容易解释,一旦证据得到证实,那就在证实强奸真实发生的同时,把巴东警方、甚至更上层的旨意全部的推翻了。那么,这样的事情能让它发生吗?不要说清洗干净了乳罩、内裤,使之失去了物证的作用。没有清洗又怎样?照样让你"监测提取"不出来。只是这个事情由邓玉娇的母亲亲手去做,成本要小得多而已。

证据真的那么重要吗?真的,有了证据,对中共太不利了。从邓玉娇被抓走,为把案件的影响降到最低等级,警方已经三易其稿了。从警方的三次通报中就可看出,已经把邓玉娇从正当防卫发展到故意杀人了;而且证人都"找"出来了,不是别人,还就是梦幻城和邓玉娇一起做服务的服务人员。

邓玉娇在精神病院被绑架了一个星期,从12日到19日。警方的通报显然是在没有向她取证的情况下进行的。因为从案发(5月10日)到12日,她一直被关在野三关镇派出所。即使向她寻问了案情,也是没有作笔录存档的。这一点从巴东警方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就可看出,最起码她的证言在她进看守所前还没有被警方笔录。

前几天,在人们还不太了解案情的情况下,对把她称为"女杨佳"就说法,人们还有所质疑。因为杨佳的行为含有复仇的因素,玉娇只是正当防卫而已。如果证据得到保存并起到了真正的作用的话,那"女杨佳"的说法就没有任何疑义了,因为向色狼行刺那肯定是她在被奸污后的所为。

如果照着事实去审理这个案件的话,对她行为认定的焦点就会再次在正当防卫上展开了。一个姑娘在被奸污前和被奸污中的防卫是正当的,那么,在被奸污之后呢?姑娘的行为是不是还属于正当防卫的呢?

这是法律方面的问题,应由律师去就事论辩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邓玉娇即使被判刑,也是非常轻的,甚至会无罪释放。

可是,一旦证据销毁,邓玉娇的判决结果可真的是不堪设想了。从一个方面说,证据销毁了,巴东警方的通报就会"一脉相承"下来,这当然也是对我人民警察侦查工作的肯定,至于专案组领导的旨意,也肯定都包含在其中了。

可是更严重的问题是,强奸没有发生,哪怕是有骚扰性的语言和动作,玉娇的"行刺"不就成了故意的了吗?要是往深处想一想,当然就更明白了。警方不会不知道邓贵大强奸得逞的,但是对党的形象的维护,使他们这些有可能素不相识的人走到一起,甚至死后,还要为其中的"同志"守好"名节"的,当然这其中也包含有对当地政府名声的维护。

巴东县政府的通报代表的是党的意志啊,那能更改吗?往下看吧,不判邓玉娇死刑就已经是天大的福份了,绝对不会对她手下留情的。要是判她几年,出来后,谁能保证她不说出实情呢?巴东警方会放她出来吗?会任由她说出事情的真相吗?那怎么办?一个是判死刑;一个是判重型,十几年后出来,人们早已淡忘了此事,你再说又怎么样呢?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给她按上个精神病还算是便宜她的呢。

邓玉娇的母亲已经解除了与律师的关系,即使再有律师来,谁能保证她不会再受到压力解除律师呢?这可不是个小事,从此,邓玉娇案件的发言权已经全部掌握在中共手里,那您说,怎么判还不都是由着中共说了算吗?

一个杨佳已经吓破了中共的胆,它还会容许再有一个杨佳出现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