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邓玉娇案的历史定位

9971

邓玉娇案的历史定位

 

邓玉娇案的历史定位

字体大小: Decrease font Enlarge font 
邓玉娇一案虽仍在"侦查"阶段,但它的历史定位已经基本确定。

一、 突显官民矛盾。中共一向是以和人民群众心连心的自我标榜来欺骗民众的,并进而获得一点点心理安慰的。哪怕是在对中国人大肆杀戮的岁月里,蓄意挑起事端的中 共也总是躲在由它挑拨并暴力胁迫大部分中国人对一小部分中共所划定的被打击的中国人的幕后的。到了近几年,中共与人民群众的对立越来越突出,官民矛盾日益 加剧,六十年的血腥历史所掩盖的官民对立,经由这一桩小小的案件完整的呈现出来了。

二、引发民众意识的整体觉醒。人民的反映如何,这才 是问题的要害和实质。从所有的媒体和网络来看,先不说官方的网络统计,但就媒体的报道来看,其鲜明态度可谓历史之最。除了巴东县政府的网站报道"依然故我 "外,几乎所有的媒体和网站一边倒的站在了邓玉娇一边,其实也就是站到了中共的对立面。包括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只要不是涉及此案的政府官员,私下里也都有 一个相对公正的态度,这态度当然也是中共所不愿看到的一个民意了。

对邓玉娇案的民意调查,中共不可能彻底的去做。要是让民众公开表态的话,除了几个奸淫官员的亲朋表态弃权外,只要是思想健全者,没有一个敢出来在公众面前表态支持邓贵大们的,或明确表示否定邓玉娇的正当防卫的。

民 众意识的觉醒,这就是中共最为害怕的了。中共向来是不管做了多么大的恶事,它都能摇身一变把自己打扮成民众利益的维护者。三年大饥荒饿死中国四千万人左 右,中国人怨中共了吗?不是照样把中共党魁的画像挂在堂屋正中吗?这不是中国人愚昧的问题,而是中共把所有的媒体资源垄断后愚民教育造成的。一旦民众的意 识觉醒了,中共必然被中国人丢进历史的垃圾桶里去。然而,一件小案把中共的嘴脸暴露了个淋漓尽致。

从这个角度上看,邓玉娇是历史的功臣,是中共的克星。邓玉娇事件把中国人的意识整体上唤醒了。

三、 点燃民间积怨。民意如此,久经压迫而又无可奈何的中国下层百姓的积怨也就有了一个爆发的机会。民间的积怨有多大,从网民的语言上可以看出,人民在表达自己 意见的同时,也必定要带有自己的感情,带有民间感情的意见表达,也就是民怨的一种表现形式。这是能从网上看得到的,看不到的呢?那些没有机会上网,或者远 离现代文明的中国人,他们就没有自己对此事的态度吗?其实他们自己,或他们的同邓玉娇年龄相仿的子女的命运和邓玉娇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就那样愿意逆来顺 受的接受中共的淫威吗?如此的民意和民怨,经由这一件小案给点燃。这样的民怨恐怕不是中共的心理学家所能解开的吧。

四、中国人的道德底 线和对自己命运的最终守护。民意和民怨是中国人的态度,但是它反映了中国人在道德方面的底线。虽然中共对中国人道德的破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由此带来的中 国社会也确实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但是人心并没有完全坏掉,人们心灵深处做人的底线还在,还在努力的作着挣扎,本性的善良在呼唤着人间的道义。所以,从 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人坚守的是自己生命的底线,也是对自己命运的最终守护。

五、案件的本身和发展充满了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和博弈。 邓玉娇案虽说死了人,但的确不是什么大案,也没有多少离奇的情节,何况双方当事人又都在中共的掌控之下。虽说最终的判定要由法院来定,可能要耽搁一段时 日,但是就案情的本身来讲,当天就能搞定。可是没有搞定,中共的强权意识在基层官员身上的必然反映,就是要把正当防卫搞成故意杀人,以此来遮掩自己在案件 中的丑陋角色。

中共巴东县委及其警方肯定有不少能人,看它对此案的"做案"手法就能看出一二:先是把有可能涉案的其它权贵摘除出去;再 是把主要嫌犯送到外地疗伤,并在处理过程中,让死者一人尽可能多的担当一些所谓的责任;同时还把受害者送到之精神病院进行"观察"。怎奈这些算计都是业余 级的水准,架不住专业人士的调查。夏霖律师的一通组合拳下来,就已经逼使中共不得不作出妥协,同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案件的精彩之处 确实有许多看点,综合现在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有黄德智被邓玉娇踢下床去,有淫官强词夺理并狂叫"拉一车钱来砸死你",有邓贵大用人民币搧邓玉娇脸,有邓贵 大把人推倒还不罢休,非要上前来按,有邓玉娇挥刀自卫,有邓贵大捂着肚子在门口倒下,有邓玉娇交其母一张欠条,有邓玉娇被关精神病院,有被绑定在病床上的 邓玉娇喊"爸爸,他们打我",有律师从看守所从来的失声痛哭,有律师申请保护证据,有和邓玉娇母亲联络让其不要动邓玉娇的衣物,有邓玉娇母亲"清洗"证 据,有官方代邓母宣布解除和志愿律师的委托关系,有中共巴东县委三易其稿的通报,有律师的代理控告书,有改"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还有与案件相关的 媒体报道和野三关镇的停水停电,以及对律师的恐吓和对维权人士的贴身跟踪......历史性案件好象非要具有如此之大的剧情效果似的,如此真实的镜头真可 谓书不能尽言,言不能尽兴。

六、时间的历史定格。按说,案发的时间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应作为邓玉娇案的一个特点来记述,可是一旦作为历史事件,本身就有一个具体发生的时间问题,何况这个时间还有相关的特定意义。

邓 小平在二十年前血洗天安门时有一名名言,叫作"杀二十万,保二十年"。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邓玉娇案发生了,而且还是名符其实的"两邓案"。二十年前的那场 学潮是全国轰动,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在支持大学生的爱国运动。事隔二十年,一个小案却能牵动所有中国人的神经,并且民意呈现一边倒的趋势,这只是一个巧合 吗?

邓玉娇案发生在2009年5月10日,这一天正是母亲节,在这一天发生的又是一场亵渎女性的刑事案,令所有人所不齿。从这个角度上 说,不要说那几个涉案的权贵,至今那些维护此案的官员真不是娘生的,或者他们也有人间的母亲,但党妈妈的地位早已从他们心中取代了他们真正的母亲。也就在 这一天,杭州的上万市民自发的去吊唁飙车案中的受害者......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一个节日发生的案件,也或许是令中共恐惧的六•四即将到来,更大的原因就是民意和民怨的爆发和表达,逼迫中共不得不暂时作出妥协。但是,不论结果如何,邓玉娇案已经注定走入历史,是中国民众整体意识觉醒的一个重要象征。

民众觉醒了,中共还能久存于世吗?


掸尘 清心论坛 2009年05月30日


邓玉娇一案虽仍在"侦查"阶段,但它的历史定位已经基本确定。

一、突显官民矛盾。中共一向是以和人民群众心连心的自我标榜来欺骗民众的,并进而获得一点点心理安慰的。哪怕是在对中国人大肆杀戮的岁月里,蓄意挑起事端的中共也总是躲在由它挑拨并暴力胁迫大部分中国人对一小部分中共所划定的被打击的中国人的幕后的。到了近几年,中共与人民群众的对立越来越突出,官民矛盾日益加剧,六十年的血腥历史所掩盖的官民对立,经由这一桩小小的案件完整的呈现出来了。

二、引发民众意识的整体觉醒。人民的反映如何,这才是问题的要害和实质。从所有的媒体和网络来看,先不说官方的网络统计,但就媒体的报道来看,其鲜明态度可谓历史之最。除了巴东县政府的网站报道"依然故我 "外,几乎所有的媒体和网站一边倒的站在了邓玉娇一边,其实也就是站到了中共的对立面。包括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只要不是涉及此案的政府官员,私下里也都有一个相对公正的态度,这态度当然也是中共所不愿看到的一个民意了。

对邓玉娇案的民意调查,中共不可能彻底的去做。要是让民众公开表态的话,除了几个奸淫官员的亲朋表态弃权外,只要是思想健全者,没有一个敢出来在公众面前表态支持邓贵大们的,或明确表示否定邓玉娇的正当防卫的。

民众意识的觉醒,这就是中共最为害怕的了。中共向来是不管做了多么大的恶事,它都能摇身一变把自己打扮成民众利益的维护者。三年大饥荒饿死中国四千万人左右,中国人怨中共了吗?不是照样把中共党魁的画像挂在堂屋正中吗?这不是中国人愚昧的问题,而是中共把所有的媒体资源垄断后愚民教育造成的。一旦民众的意识觉醒了,中共必然被中国人丢进历史的垃圾桶里去。然而,一件小案把中共的嘴脸暴露了个淋漓尽致。

从这个角度上看,邓玉娇是历史的功臣,是中共的克星。邓玉娇事件把中国人的意识整体上唤醒了。

三、点燃民间积怨。民意如此,久经压迫而又无可奈何的中国下层百姓的积怨也就有了一个爆发的机会。民间的积怨有多大,从网民的语言上可以看出,人民在表达自己意见的同时,也必定要带有自己的感情,带有民间感情的意见表达,也就是民怨的一种表现形式。这是能从网上看得到的,看不到的呢?那些没有机会上网,或者远离现代文明的中国人,他们就没有自己对此事的态度吗?其实他们自己,或他们的同邓玉娇年龄相仿的子女的命运和邓玉娇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就那样愿意逆来顺受的接受中共的淫威吗?如此的民意和民怨,经由这一件小案给点燃。这样的民怨恐怕不是中共的心理学家所能解开的吧。

四、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和对自己命运的最终守护。民意和民怨是中国人的态度,但是它反映了中国人在道德方面的底线。虽然中共对中国人道德的破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由此带来的中国社会也确实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但是人心并没有完全坏掉,人们心灵深处做人的底线还在,还在努力的作着挣扎,本性的善良在呼唤着人间的道义。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人坚守的是自己生命的底线,也是对自己命运的最终守护。

五、案件的本身和发展充满了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和博弈。邓玉娇案虽说死了人,但的确不是什么大案,也没有多少离奇的情节,何况双方当事人又都在中共的掌控之下。虽说最终的判定要由法院来定,可能要耽搁一段时日,但是就案情的本身来讲,当天就能搞定。可是没有搞定,中共的强权意识在基层官员身上的必然反映,就是要把正当防卫搞成故意杀人,以此来遮掩自己在案件中的丑陋角色。

中共巴东县委及其警方肯定有不少能人,看它对此案的"做案"手法就能看出一二:先是把有可能涉案的其它权贵摘除出去;再是把主要嫌犯送到外地疗伤,并在处理过程中,让死者一人尽可能多的担当一些所谓的责任;同时还把受害者送到之精神病院进行"观察"。怎奈这些算计都是业余级的水准,架不住专业人士的调查。夏霖律师的一通组合拳下来,就已经逼使中共不得不作出妥协,同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案件的精彩之处确实有许多看点,综合现在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有黄德智被邓玉娇踢下床去,有淫官强词夺理并狂叫"拉一车钱来砸死你",有邓贵大用人民币搧邓玉娇脸,有邓贵大把人推倒还不罢休,非要上前来按,有邓玉娇挥刀自卫,有邓贵大捂着肚子在门口倒下,有邓玉娇交其母一张欠条,有邓玉娇被关精神病院,有被绑定在病床上的邓玉娇喊"爸爸,他们打我",有律师从看守所从来的失声痛哭,有律师申请保护证据,有和邓玉娇母亲联络让其不要动邓玉娇的衣物,有邓玉娇母亲"清洗"证据,有官方代邓母宣布解除和志愿律师的委托关系,有中共巴东县委三易其稿的通报,有律师的代理控告书,有改"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还有与案件相关的媒体报道和野三关镇的停水停电,以及对律师的恐吓和对维权人士的贴身跟踪......历史性案件好象非要具有如此之大的剧情效果似的,如此真实的镜头真可谓书不能尽言,言不能尽兴。

六、时间的历史定格。按说,案发的时间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应作为邓玉娇案的一个特点来记述,可是一旦作为历史事件,本身就有一个具体发生的时间问题,何况这个时间还有相关的特定意义。

邓小平在二十年前血洗天安门时有一名名言,叫作"杀二十万,保二十年"。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邓玉娇案发生了,而且还是名符其实的"两邓案"。二十年前的那场学潮是全国轰动,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在支持大学生的爱国运动。事隔二十年,一个小案却能牵动所有中国人的神经,并且民意呈现一边倒的趋势,这只是一个巧合吗?

邓玉娇案发生在2009年5月10日,这一天正是母亲节,在这一天发生的又是一场亵渎女性的刑事案,令所有人所不齿。从这个角度上说,不要说那几个涉案的权贵,至今那些维护此案的官员真不是娘生的,或者他们也有人间的母亲,但党妈妈的地位早已从他们心中取代了他们真正的母亲。也就在这一天,杭州的上万市民自发的去吊唁飙车案中的受害者......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一个节日发生的案件,也或许是令中共恐惧的六•四即将到来,更大的原因就是民意和民怨的爆发和表达,逼迫中共不得不暂时作出妥协。但是,不论结果如何,邓玉娇案已经注定走入历史,是中国民众整体意识觉醒的一个重要象征。

民众觉醒了,中共还能久存于世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