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掸尘  >  时事评论
江胡两派如何互相妥协收场邓玉娇案(图)

9977

江胡两派如何互相妥协收场邓玉娇案(图)


掸尘 看中国来稿 2009年06月04日

对邓玉娇案的原则性定性赶在5月底前的几个小时匆忙发出,显见中共迫于公众压力处理此案的最大避讳,就是恐引发全民性的公开抗暴。而对于中共日益临近的极度敏感期6.4,中共更是惶恐有加。特别是民众发起的穿白衣散步倡议,逼得中共不得已就邓玉娇案作出让步。此案的处理意见赶在进入6月前匆匆拿出,正是中共无奈和恐惧的表现。

先前,民众所能了解的都是来自巴东的消息,包括造谣、戒严、殴打记者,当然也包括整个案件的涉案人员和案件本身。中共巴东官方不足二十天的表演代表的只能是中共政法系统的全部旨意。直到新华社的两个通告正式发布前,巴东官方始终坚持的仍然是邓玉娇的"故意杀人"。

巴东官方的坚持当然有政法系统高层的坚挺,不然,殴打记者、散布谣言时的嚣张就不会那样的肆无忌惮。中共政法系统的野蛮自然来自于周永康所代表的江派势力。

这个案件所反映的深层社会问题使得它成为中共的"国家大事",胡锦涛不可能没有态度。以他对全局的掌控来看,他当然不愿意看到江派蛮干后有可能带来的更大的民怨,更不愿意看到民怨的暴发,但是他也不愿意看到民众意识的觉醒。所以对江派的一概打压,他是既不赞成,也不全部否定。这不是胡思想上求稳和性格中的优柔的必然,而是中共维持政权时的无奈选择。

前几天人民网有一个时评"几起案件敲响警钟 有的公仆蜕变成了公敌!"。该时评明着是在"抛弃" 中共近期涌现出来的案件中的"公仆",目的是让民众继续迷信中共的领导。其实,这篇时评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为邓玉娇案中的邓贵大和黄德智定性,因为在这个时评中已经非常鲜明的把邓、黄二淫官罗列于"公敌"之列了。

人民网的这篇时评就是把邓贵大和黄德智按照"公仆蜕变为公敌"定性的。人民网是人民日报的直属网站,这篇时评发表于5月27日,完全可以看作是胡派的代表性意见。在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时,人民网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案件的最终定性。

江派对把邓玉娇案做死也没有必然的把握,因为夏霖律师的控告书已经广为人知,硬做的话,一旦起了民变,这也是江派势力根本不希望看到的。尽管办案时异常的蛮横,其实内里是虚的。对于胡锦涛来讲,他能希望看到邓玉娇的正当防卫得到承认吗?肯定了邓玉娇的正当防卫,无疑是承认了民众对中共抗暴的正当性和合理性。所以双方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就趋于一致了。

那么,巴东政府的三个通报就要再次发生变化了。首先,邓玉娇的故意杀人不能成立,这是民众关注的焦点,又不能是正当防卫,那就只能是防卫过当。至于在法庭审判时能否加上精神病的因素,可能性非常之小,因为那样的话,"做案"的痕迹太过明显,何况称邓玉娇防卫过当本身已经承认了邓玉娇神智的正常,所以定邓玉娇为精神病已经不太可能了。那么对邓玉娇是无罪释放还是依法量刑,应该是还没有一个定论,因为只要把案件的原则性定性公布出去,就等于把这件事缓了下来,那么也就有了"拖"的借口。在"拖"的过程中仍然可以继续探测民意,是放,是判,完全取决于民意的进一步发展。

既然是防卫过当,就必然要有邓贵大们的犯罪嫌疑,那么,也就必须得认定邓贵大们的流氓强奸行为。从夏律师的代理控告书上可以看出,黄德智是强奸未遂,因为他脱人家女孩的裤子,还去脱人家的鞋。强奸没有得逞也是已经开始实施犯罪了,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是给他判了刑,他都有罪了,邓玉娇的防卫不就是完全正当的吗?对此,中共又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既要认定三淫官的犯罪嫌疑,又不能让犯罪事实真正的发生,这就是最后认定为"推搡"的由来。

对于邓玉娇来说,只身一人面对三个淫棍,而且一个已经脱过她的裤子,一个还把她按在沙发上。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正当防卫还有过当的限制吗?显然是解释不通的。怎么办?巴东官方的通报作了终结性的变脸:由推倒到推坐,最后只能根据中共所设定的结局来个"推搡"了。 "推搡"的敲定,也就有了黄德智的行政拘留。本该判刑的给了个行政拘留,对邓玉娇来讲当然是不公的,可是中共毕竟做出了一个姿态;给在外地逍遥的黄德智和邓中佳一个处分,也算是给民众的一个交差吧。

案件能作出如此的逆向推演,来自于中共上层双方的反复权衡。这样的结果,已无太大更改的可能了,因为它符合双方的利益,也多少对民众有一个交代了。接下来就是根据预定的结局有条不紊的进行"做案"了。但是巴东县的公安局长杨立勇将要不可避免的受到一点处分。身为公安局长,把邓玉娇关到精神病院,又把她定为故意杀人,能说没有一点干系吗?只是对他的处理,处理到什么程度,中共也是在拖,在拖的过程中继续审度着局势。

对民众来讲,最好的选择就是给中共施加压力。不要小看了网上的一个帖子,那可代表着民意。中共在强大的民意下,已经做了让步,但是距真正公正的处理此案还有相当大的距离。中共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能拖到什么程度就拖到什么程度,这时民众的意愿应该继续加大才是。有一个好办法定能引起中共的恐慌,就是间接性的提出"三退"的问题,提出"解体中共"之类的隐语。对中共表现出的不信任度越大,中共越是恐惧。在这种情况下,案件的转机性可能会更大。如果民众真的形成了一种不无罪释放邓玉娇就决不罢休的气概,中共真的别无选择,那就只有释放邓玉娇一条路了。

中共暂且如此收场了,但是邓玉娇案所折射的上层权斗预示着的结果也已经非常的明显。中共的维稳还能持续多久?它自己心里肯定是没有底的。

中共在邓玉娇案中的全面溃败注定成为民众合理抗暴的拐点。愿广大的中国民众坚挺到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