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罗京之死--谁的悲哀?

9978

罗京之死--谁的悲哀?
 

掸尘  看中国来稿 2009年06月06日

把6.4当成国殇日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因为这一天逝去的生命都是极其的年轻,那是真正的中华民族的希望之所在,何况他们本身的行为就是在挑起民族振兴、国家飞腾的大业。可是他们死去了,被中共的机枪、坦克所虐杀。一个国家的希望就此破灭,这还不是我们的国殇日吗?

悲哀,无奈的悲哀。当悲哀被和谐、稳定辗压至板结,而且板结的路面上找不到缝隙的时候,悲哀似乎也就被永久的冻结。

今年6.4过后的第一天上班,就有朋友在传说“罗京死了”的新闻。打开网页一看,报道罗京死亡的消息还真是不少,很多网站还把罗京以前的新闻重又翻了出来。有两则消息引起了我的一点点感触。

一个是罗京患病后向外透露消息说:“我的病需要化疗,估计要两个疗程,这段时间大家是不会在电视上看到我的,我暂时处于休息状态,不过这个病不是危及生命的重病,所以一旦转好,我将重返荧屏,回到《新闻联播》,继续为大家播报新闻。”再一个就是央视各部门已接到通知,要求主持人穿肃穆的衣服出镜。

先说说第一个感受吧。现在很多人是不会怀疑现代医疗水平的。象罗京这么重量级的人物,那身体的检查肯定是少不了的。为了体现对党负责,对党的重要骨干的负责,中共配置有专门的医疗机构和专门的医务人员对其进行定期的检查。一个小小的瘤子肯定要在没有转化成恶性肿瘤之前就给摘除了,还容得它发展成为夺人生命的癌症吗?这是最一般的常识了。

可是,去年江派的铁杆黄菊就破了一次例。其实他还不能称破此例的第一人,周恩来不也是身患癌症死亡的吗?为什么这么严格细致的检查竟然没有查出来?这个留给医疗专家们去解释吧。毕竟罗京的病检查出来了,也确诊了。可能是医院为了减缓他的思想压力吧,没有给他明说,很善意的“骗”了他一下。他就信以为真了,所以才有“我将重返荧屏,回到《新闻联播》,继续为大家播报新闻。”的说辞。

可是他确实没有再回来,尽管媒体时不时的有一点关于他的消息,也都是“很正面的、很乐观的”消息,听那消息的感受也就是“过两个月就出来”的感受。直到今天听到他真正死去的消息,才进一步认识到中共媒体报道的“假”来。

这倒非常符合中共的宣传风格,濒临死亡者经中共一报道给人的感觉就是身体健康、思想开朗;或者,也不避讳患病之说,但是告诉你病人的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遏制,正在恢复之中。人死了,无需再遮掩了,这时才有沉痛的文字或沉痛的声调报道出真实的死讯来。给人的感觉好象只有央视们报道死亡的消息才是最值得民众相信的。

当然,这也不能千篇一律,有些人死亡的消息也不是如实报道出来的,而是在死后多日才报道出来的。象黄菊的死讯,为了给黄菊争一个高规格的身份,尽可能有效的保证江派的政治对手不去追查黄菊的不法资产,一而再、再而三的拖下去。这时候的新闻报道,报道出来的具体死亡的消息肯定是不符合事实的。反正人死了,对他的利用价值到他死后数日还在利用着,可见中共的新闻报道是一定要服务于中共的政治需求的。人虽说死了,可是他的政治生命还没有完全的终结,这也算是中共的一大特色吧。

上述这几段文字就是想说明中共报道的“假”,甚至是有替罗京说话的成份,他报道的假消息那能怨他吗?稿子又不是他写的,上面让他说啥他不就得说啥吗?说白了他就是中共的一个传声筒而已。

不要说中国,其他国家的新闻主播不都是一样的吗?起的作用不就是一个传声筒吗?这可得分开说了,国外绝大多数媒体是公开的,允许监督,说假就会招致批评,甚至处罚。可是有几个国家象中国这样,说出来的话永远是真假莫辨?还绝对不允许人批评它的虚伪。说它假吧,也真的有真的因素,说它真吧,它又几乎永远是偏离事实的去报道。这恐怕就是中共新闻最大的特色了。

其实不要说罗京,任何一个人做了中共的新闻主播,他都摆脱不了这一事实,连他自己都分辨不了真假。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可以说是尽人皆知,可是有几人知道,他所纪念的张思德是在炼制鸦片时因窑塌而死亡的呢?中共器官移植的生意异常的火爆,又有几个新闻主播知道那被移植的器官很多是从法轮功修炼者身上摘除下来的呢。

他分辨不了的,他分辨得了又能如何?他能因为是假新闻就不播了吗?在其它的民主国家是有这种选择的,而且媒体的互相监督也促使一些假新闻很难面世。可是在中国,新闻主播的第一要素,除了嗓音、普通话、相貌、文化水平之外,就是政治上要绝对的可靠。也可以说,如果政治上有一点不可靠的因素的话,其它的条件再好,也是要被淘汰出局的。

什么是政治上绝对的可靠?就是要对党说的话要绝对的相信,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明知是假的也要毫不含糊的跟党走。

对于一个人来讲,这不悲哀吗?永远不能有自己的认识,自己的思想感情要随着党的要求而抒发。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在党划定的圈子里自觉的把自己所有的才智和情感发挥到极致;党的事业就是自己的事业,党的语言就是自己的语言,对党的忠诚就是自己感情的全部,换句话说,自己就是一个最纯粹的党徒。

党杀人时,自然要说被杀者罪有应得。党搞庆祝,自然要说在党的领导下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党让工人下岗,自然就说又有多少下岗工人重新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收入要比以前高多少多少。神七尚未发射,新闻报道已经在天上转了多少多少圈了……

党对于忠于自己的人向来是不吝啬的,级别定的很高,月工资都有几万呢,更别说其它配套的住房啊、医疗啊、福利啊,等等等等。

可是钱再多又有什么用?永远失去自我的人,他的灵魂不是早就死亡了吗?这是他自己的悲哀吗?要知道通过他的声音有多少人被蒙蔽啊,他传达出来的信息毒害了多少中国人啊?他的声音越富有磁性,受他毒害的人中毒就越深。

看到罗京同行们对罗京的悼念打算,我越发感到痛彻心肺的悲哀。不只是罗京一个人啊,他死了并不意味着谎言的终结,还有多少没有自己灵魂的人啊。央视的新闻从来没有停播过,中共在主播位置上砸下的地位和金钱诱惑着多少人愿意违背自己的良知来迎合中共去欺骗中国人啊!

是不是谎话说惯了,或重复别人的谎言而习以为常的人就没有了一点的是非之心了呢?这个还真不好说。赵忠祥,那是中国的金牌主持了,89年的6.4学潮时,赵也出来游行了,也打出了标语,说惯了谎言的他也不愿意再说谎言了。还有当时的新闻主播杜宪和薛飞,他们也确实说过很多谎言,但是,在民族处于转折路口时,他们拿出了百倍的勇气,以无畏的勇气,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学潮给以支持。

学潮中的杜宪和薛飞,对学生的支持是不言而喻的。对学生镇压之后,谁能不记得他们两个在播放当时新闻时的穿着,和他们始终没有抬眼默然述说新闻时的悲怆语调。

他们因坚持了自己的良知而被党清理出局。可是,对全体中国人来讲,就又开始了在真假莫辨的新闻里被终日的忽悠着。这是谁的悲哀呢?这不是我们全体民众的悲哀吗?也是从此以后,中共在政治上对主播的要求就更加的严格了。那些走上新闻主播位置的男女们,已经完全放弃了作人的良知,完全投入到中共的造假宣传里来了。

1999年7月22日下午3点,中共为给自己迫害法轮功找借口,当然要选择最有影响力的新闻主播了;罗京声色俱厉的瞪直着双眼宣读了把法轮功定性为非法组织的造假新闻。萨斯席卷中国时,他们身在北京,不可能不知道疫情的严重性,可是他们照样得遵循着党的要求。四川地震时,他们也曾报道了地震的灾情,可是更多的是有目的的报道军人救灾的场景,而不去报道更需要关注的仍然得不到救助的灾民。三聚氢胺毒奶造成了几十万幼儿患上了结石,可是后续的报道有吗?补偿不公的消息不是更应该报道吗?

所以,想起这些,我真为罗京们感到可耻。听说在上级没有下发通知前,罗京的同行们就已经在计划要穿黑衣出镜了,何况后来又有了官方的通知。这些媒体资源的传声筒们,好象是有了公开表达自己感情的机会了,他们穿上黑色的衣服,去为一个毕生重复谎言者哀悼。

主播们肃穆的表情出现在公众面前时,他们绝对不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民众的忏悔,他们的这种行为充其量也只是在为自己命运的可怜无助而自我安慰,透过罗京的结局他们也该看到自己的下场了吧。

 

附诗一首:
评罗京短命

作者:云松

美名曰国脸,表演荧屏间。
为党作喉舌,天天播谎言。
忠心效红朝,放毒二十年。
道德是何物?良心值几钱?
只要享荣华,作奴也心甘。
假话平常事,造谣也等闲。
六四初亮相,就把黑白颠。
迫害真善忍,推波助狂澜。
毒害十几亿,罪恶已滔天。
阳寿已损尽,业魂小鬼牵。
百死莫得赎,无间受熬煎。
天网渐收紧,人妖尽胆寒。
罗京警世人,忏悔莫愚顽。
网开有一面,三退保平安。
洪势扫恶尽,普天共欢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