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贞烈女勇闯“野三关”

9979

贞烈女勇闯“野三关”

作者:掸尘

【大纪元6月7日讯】邓玉娇手刃淫官,令世人击掌叫好。案件发生地就在当地的野三关镇。仔细想来,从邓玉娇刺杀淫官到现在各界对案件的关注和处理情况来看,邓玉娇还真是在闯“野三关”呢。

第一关,就叫着手刃淫官。这一关邓玉娇过的非常漂亮;面对淫官,坚守贞节;面对屈辱,不亢不卑;面对威胁,临危不惧;面对暴行,绝地反击。一把小小的修脚刀,令淫官一死一伤一胆裂。这几刀令中共所有的淫官胆寒,弘扬了中华民族女性的传统美德,更昭告世人:面对强盗的暴行,懦弱必然受辱;选择抗暴是守护底线的唯一选择。正是:

贞烈女,英雄胆;
手挥处,刀光寒。
今晚且刺小淫贼,
他日斩尽众恶官。

邓玉娇要过的第二关,就是如何面对地方势力。邓玉娇在被逼无奈下选择的正当防卫,是完全正当的,在任何一个朝代和任何一个国度里,她的这种守护贞操的行为都是应该受到嘉奖的。可是,眼下的中国,正是贪官当道、流氓横行之时。这些官员横行乡下,欺男霸女,与地方恶势力互相勾结,形成一个以地方政府为首的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所以,邓玉娇的挥手一刺,可不是刺向两三个淫贼,那是对整个巴东县的地方恶势力的刺杀。所以在随后以巴东警方为代表的地方势力的介入中,就有了以故意杀人罪拘禁邓玉娇的事实。

这个案件,是发生在野三关镇,如果发生在其它的地方,也很可能出现这样的结果,那就是地方势力本能的保护。在这些地方势力权贵的眼里,群众永远是他们欺压的对象;没有对无辜百姓的肆意蹂躏,哪有他们作威作福的天地?对邓玉娇强加罪名正在他们自己的逻辑之中。所以这第二关过起来就非常的难,因为这时的邓玉娇面对的不止是一两个淫官。从她自首后,她面对的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更改案件情节、以达到能致她于死地的地方保护势力。

凭邓玉娇的能力,是无论如何也闯不过这第二关的。可是苍天有眼,人算不如天算,这上天要佑护弘扬民族美德的贞烈女,令那网络泄露了天机。有良知的中国人在网络人士的整合下,迅速向中共地方当局发难,特别是两位律师的及时参与,使得地方势力顾此失彼、不知所措。巴东警方故意搅乱的案情被两位律师轻而易举的澄清。

这第三关正是“和谐”关,也可称之为中共中央集团的关隘,是最后的也是最大的一个关。看着是和谐,容易突破,实则难上加难。

从网民愤而发难起,中共就已经注意到此案的民意可能导致的更为可怕的后果了。自中共最上层一直到巴东县委和野三关镇政府,莫不对此案惶恐有加,唯恐一着不慎导致民变。所以在民众的压力下,不得已把“故意杀人”改成防卫过当,算是暂时压住了此案。

中共之所以如此处理,是因为此案不只是刺伤了巴东的地方势力,还刺向了中共邪恶集团。此案是个很简单的小案,即使是死了一个中共的官员,如果不把案件捅到网上也起不了多大的波澜。可是,一旦在网上露出事情的原委,随即就点燃了民众压抑在心头的怒火:死者和伤者都是罪有应得,凭什么把人家无辜的姑娘给关到精神病院里去?看那架式是往死里整啊,所以民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令中共难以招架。

此案的焦点恰恰表现了极权势力和弱势民众的强烈对比:一方是骄横惯了的权贵集团之内的三个官员,一方是倍受欺凌的农家弱女。三个野男人欺侮一个小姑娘,不但脱人家的裤子,还用钱去扇人家的脸,在人家申明自己不愿陪客并多次哀求时,丝毫不给人家机会“逃”走,并把姑娘按倒在沙发上欲图不轨。这正代表了中共权贵们肆意践踏贫苦百姓的一贯作风。所以民众的发难就不只是针对这一方的官员,而是滋生了如此流氓官员的流氓政府。是中共的机制培养出了这群人面兽心的“畜生”,真正负责的正是这背后的中共集团。

为何说此案能牵动中共的最上层?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想摆脱都不可能,即使它确实未曾露面也丝毫减轻不了民众对它的声讨。何况在这种情况下,它不有个明确表态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这一个案件代表了老百姓由来已久的积怨,处理不当,定会导致广大民众最为公开的“反叛”,那将直接动摇中共的统治基础。所以,中共会死死的压住此案,任凭邓玉娇有天大的冤屈,只要不是被逼无奈,在有一点路可走的情况下,它都是不会轻意放过邓玉娇的。

此时的地方当局对案件本身根本不可能拿出具体的处理意见。在这关系到中共统治危机的情况下,中共早已惶恐至极。所以,贞烈女能否闯过这最后的一关,靠案件本身和邓玉娇自己都不可能闯过去的了。那么怎么办,这就需要广大民众更为强烈的抗议了。如果民众能够公开表示,透过此案看清了中共的本质,坚决与此决裂,或者隐讳的说上那么一句“按照人民币上写的去办”,那可真是点了中共的死穴,它就会很快的处理此案,把邓玉娇放出。

人民币上写的是什么?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