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大淫妇及其子女

9985

大淫妇及其子女

作者﹕掸尘

【大纪元6月16日讯】圣经《启示录》中有对「大淫妇」的描述:地上的君王与他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他淫乱的酒。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装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他淫乱的污秽。在他额上有名写著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启示录》第十七章)。

已经有人对大淫妇作了比较恰当的剖析,有把它比作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也有把他比作现在的北京城的。但是,从现在中共的恶行及其党徒们的淫乱和奢侈比较起来,笔者认为这个大淫妇指的正是中共。当然,从江泽民的邪恶和败坏中也有很多类似于大淫妇的地方,把大城和北京相提也有一定的道理,何况已经相当具体明确的指出过《启示录》中的「赤龙」就是中共了。但是,笔者认为这里的大淫妇应是中共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君王与他行淫」,「喝醉了他淫乱的酒」,这两句和中共对比一下,也就是把中共当作大淫妇的话,是很有道理的。「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特别是朱红色,正是中共喜欢的颜色。「额上有名写著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看看中共所积累的邪恶,以及由它毒害社会造成的令人可憎的社会现实,这显然不是一个城市所能比拟得了的了。「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已经有文章分析的相当透彻了,《启示录》中的「圣徒」、「耶稣」在现代社会也是有所指的,特别是「圣徒」就是指今天的法轮功修炼人,那么,喝圣徒血的不正是中共邪灵吗?特别是这最后一句,「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地上的众王指谁?法轮功创始人早就在讲法中明确指出过,今天的中国人都是有来头的,而且说为了这次宇宙的正法有许许多多天国世界的王都转生到人间来了。正法的焦点又是在中国,那么,「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的这个「大淫妇」不就是这个中共吗?

大淫妇如此的恶毒、贪婪、淫乱,也正是中共的真实写照。大淫妇如此,它的子女呢,那些一惯把中共称为党妈妈的党徒呢,不也同样继承了大淫妇的习性吗?可以说,中共党徒们的恶毒、贪婪、淫乱,所代表的正是中共自身,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中共的一份子。在这种情况之下,所有的党徒必然呈现出一个共性,这个共性就是大淫妇的特性:邪恶、狠毒、霸权、自私、虚伪,以及极度的荒淫和无耻。

特别是中共党徒们的荒淫成性,真不愧为大淫妇的子孙。

当然说起淫乱成性来,第一要数毛泽东了。毛一生霸占过多少女子,真是无法说清。他把不配合他发泄兽欲的女子一脚踢下床去,还对汪东兴说:她不尊重我,没有礼貌,立即开会批评她。

那个时代谁敢对「伟大领袖」说个不啊,所以毛的淫乱被封存在小圈子里。这是他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出国后所提到的一个小片断。

江泽民也是一个荒淫成性、乐此不疲的家伙。就是因为在中共党魁的位置上,尽管已经七十好几,还是要和孙女辈的女歌星或播音员淫乱。此人的情妇还大都是有夫之妇,他把向他献身当作对他效忠的体现,把和他上床的女人统统予以照顾,所以就有陈至立、黄丽满等女人的一路攀升,陈至立不是官拜副委员长、宋祖英不是已经晋升为将军了吗?

从这个角度看,淫乱的功夫深浅成了判定中共官员官职高低的参照了。

现今的中共官场,包养二奶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有人不只是有二奶三奶四奶五奶,已经从单位数升到两位数了,如果加上情人,数字已经到达三位数了。目前的许宗衡案和陈绍基案中,已经曝光出来官员们平均的情妇数是二十八位。这个数字倒挺符合中共的数字规律啊。

大淫妇的子孙们,还把自己的兽行制作成光碟供自己欣赏,还用日记记下自己淫乱时的感受。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的情妇队伍排起来很长。徐其耀有一本笔记本,上面不仅密密麻麻地记录著他的一百多个情妇名字,而且将自己与她们的"性爱笔记 "详录于册,他的情妇中还有一对「母女花」。糜烂至此,真不愧是大淫妇的子孙啊?
?

何止如此,官员们所找的情妇早就向所谓的高素质、高品位方向靠近。前重庆宣传部长张宗海找情妇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有结婚。

当然了,像他这一级的官员,或比他级别高的官员,那要求更要高了,还真得是名人名演员等在社会上所谓出类拔萃的女子才能配做这些官员的情妇的。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就有两个红颜知己,一个是广东电视台女主播李泳,一个是有「靓女花旦」之称的粤剧名伶蒋文端。您还真别说,看看那些出了名的名女子,没有被官员潜规则过的还真是少见。

更高级别的官员瞄的已不是在社会上有成就的女子,而是在校的女大学生,特别是那些高等艺术院校的大学生。他们已不满足于有多少情妇了,而是在以「破处」的多少来作为发泄自己兽欲、满足自己性变态的心理了。

更有甚者,一些县乡级别的小官小吏们也开始热衷于「破处」了,并且把贼眼瞄上了小学生。一些地方上的小官吏,为了迎合上层领导的需求,和当地黑社会一齐为高官们用少女进贡。而一些高级官员还设立「联络处」,专门玩弄湖南、四川和贵州等地的处女。现被「双规」的江系前深圳市长许宗衡就曾亲自为这个「联络处」批款。

有关专家称,中国各地美女已有超过45%被中共各级官员霸为二奶、情妇或性奴。并称中共官僚们这种疯狂般的荒淫,极可能成为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么多美女、处女被中共官员霸占玩弄,对于有血性的中国男人来说,这比霸占田地和金钱更加令人难以忍受。

可不只是中共的官员专好此道,那些依靠中共发家的地方黑恶势力,以及中共豢养的其它党派和富豪们也都谙熟此道。网上不是有多次报导吗,连和尚都带著美女手拉手逛街呢,更别提那些道貌岸然跟在中共官员后面狐假虎威的黑道弟兄了。这些人从根本上讲,虽然没有入党,但是已经具备了中共所有的特徵了,他也同样是大淫妇的子孙。

也不要以为这些只是在男性官员中才有的。那些女性的高官们,靠自己能力升上去的有几人呢,她们能保证自己以后靠自己的能力坐稳官位而守身如玉吗?江泽民有一个智囊何新,曾高调为镇压六四学生运动进行辩护,不断鼓吹反西方反民主思想,是当代最著名的专制主义吹鼓手,他的妻子胡玫被称为「第一女导演」。这个胡玫不是被一个男演员曝光曾被她潜规则过四次吗?

上一代如此,下一代尤甚。薄熙来的公子薄京瓜一次就搂住两个狐眉狐眼的外国女子留影,光著上身和外国女子嬉戏。在网上的照片都传上去好多天了,能有假吗?

负责胡锦涛保卫工作的武警高官姜殿兴,非要逼自己的女儿和上层人士接触,做一名交际花,好为自己谋求更高的官职。他的妻子对女儿的教育是:「趁多少钱不重要,但一定是当大官的……当然是官越大越好……岁数大没什么关系。」女儿在告发亲生父亲的信中说的明明白白,曝光了父母在为了官职升迁、为了捞取更大的好处时,是怎样寡廉鲜耻的用自己配偶的身体搞权、钱、色交易的。

在中共的淫威之下,能站出来反抗的贞烈女子有几个。一个邓玉娇站了出来,却受到地方当局的陷害,把她关进精神病院。在全国民众的呼吁下,竟然把自己做的通报改了四次,还是要给人家无辜的姑娘安上一个防卫过当的罪名。

更叫人气愤的是警察的栽赃办案。随便抓住女子就诬蔑人家卖淫,一罚就是几千块钱。昆明市博华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姊妹两个,一个15岁,一个13岁,刚出家门就被警察按跪在地上。家人出来质问他们这种野蛮的暴行时,却也都被打跪在地上。

昆明警察的借口很明确,「三个男的,三个女的,刚好。」一家四口人,加上父亲的朋友,就成了警察抓捕卖淫的证据了。这样凭空诬人清白的警察,可真能配得上是大淫妇的后代。

面对中共的「淫」行,世人想像不到还有没有比这更无耻的事。大淫妇之淫,被中共党徒们全面而彻底的表露出来。

这,只是中共好淫的一个方面。已经充分暴露出中共的无耻和下流了。中共玩弄异性,满足变态性心理的另一方面是什么?那就是对他人性器官的污辱和摧残。

写到这里,我要加几句。中共自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社会的道德全面的下滑。特别是中共官员的腐烂更是彻底性的。这十年来,中共的官员可以说是全面的烂掉了,在他们弄权、敛财、垄断美色的同时,更加丧心病狂的对待法轮功修炼者。在对大法弟子的酷刑迫害中,性虐待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人道灾难。中共在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性的刑罚中,更加残暴的表现了大淫妇淫荡背后的另一面:嫉恨、恶毒、残忍与无耻。

中共在对待大法弟子的性摧残上令全宇宙蒙羞!

在对大法弟子迫害时,有时是警察亲自动手,有时是警察指使犯人动手。拔阴毛,用电棍电击生殖器,专门用脚踢女性大法弟子的阴部,还把女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用铁丝把女大法弟子的乳头连起来后用电棍电。

马三家教养院不止一次把女大法弟子剥光衣服后投进男牢。有一次,一次就投进去十八个女大法弟子。恶警告诉男犯人说:「白天轻点整,黑夜狠点整。」

重庆大学高压直流输电及仿真技术专业的研究生魏星艳,2003年5月11日因讲真相被非法抓捕,5月13日晚,在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的一个房间里,警察唆使两个女犯人强行脱掉她的衣服。魏星艳高喊:「你们无权这样对我!」这时进来一个身著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艳按在地上,当著两个女犯人的面强奸了她。

在监狱和劳教所,恶警们对女性大法弟子倍加欺凌,特别是对女性的生殖器,这些禽兽采用了为人所不齿的刑罚:强奸、轮奸、电棍插、四把牙刷搓、抠、火钩钩、烟头烧烫阴部、抠、掐乳房、剪掉乳头。对待男性大法弟子,恶警把大法弟子的捏肿,还用牙签捅生殖器,称为「捅灯」。

我曾在文章《中共与性》中引述高智晟律师《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的话:

「一个为法轮功直言上书中共最高当局的基督徒高智晟律师,经历了中共专门给他准备的、从法轮功学员身上练过来的十二套刑罚,美其名曰『十二道菜』。这最后一道 『菜』就是『捅灯』,高律师在他的文章中写道:

「这时,有一根电警棍塞到我的嘴里,骂声也一同而至:『你丫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经揪?看看丫的这张嘴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饭吗?饿,丫的配吗?』但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

「『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的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直到无亮,我被抓著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我出来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孙*处长即把他们「掌握的」我乱搞男女关系 「实情」告诉了我的妻子…… 」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大淫妇的「淫」不只是表现在它对性的变态的渴求上,还表现在它对正常人的性的折磨上。中共大淫妇的邪恶本性在它对待性的态度上充分的表现了出来。

然而,还有多少中国人没有认清中共大淫妇的本性,被它的谎言所迷惑。中共「伟大、光荣、正确」的招牌下,遮掩著的是它真正肮脏的私货。国人认不清它的本质,就很容易被它所毒害。

现在的中国人,要么是它的一分子,要么被它毒害著。被它毒害著的,要认清它的本质,积极的传播中共邪恶本质的消息。是它的一分子的,更应该认清它的本质,退出它的相关组织,做一个真正的中华民族的儿女。愿意跟随大淫妇一起腐烂下去的,那就只有被历史无情的淘汰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22/09 05:17:04 AM
中共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