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掸尘  >  时事评论
营救邓玉娇的最佳途径

9992

营救邓玉娇的最佳途径

作者:掸尘

【大纪元6月23日讯】邓玉娇案一审判决下来后,就有网友明确指出,邓玉娇案远未结束。从目前透露出来的情况看,邓玉娇的失踪,更佐证了这一说法。回顾整个案情,再看玉娇案的走向,已经能够完全清晰的看出邓玉娇被患精神病的必然了。

当然,这个案件早已不是小小的巴东能左右得了的。从精神病专家的鉴定,到判决的结果,包括律师的讼词,无一不是被精心设计好了的。再到后来邓玉娇接受采访时的布局及邓玉娇的失踪,有哪一样跑出了中共的魔掌呢?

此案远未结束。中共仍然在“做案”。玉娇案开中共案后继续“做案”之先河。前几天公众视野里的邓玉娇与母亲牵手走出审判厅,还堂而皇之的接受媒体的采访。在相当多的民众心里,也默认了这样的结果,因为在中共治下,逼使中共迫于民意压力而作出部份的妥协已是相当不易的了。可是在邓玉娇接受采访后,邓母却不见了女儿。什么原因呢?原来是中共在大施“善心”,正在免费给邓玉娇治精神病呢。

我说“免费”是有根据的。一是邓玉娇没有资金来源。当初她报案后被带上警车走时,还给她妈留了一个欠条,让妈妈替她还帐,她哪里来钱?二是连自己的家人都没有接到交钱给她治病的通知,中共能不是在免费给她“治疗”吗?

当然,这样的免费必定带有强制的色彩。一个正常的人被当作精神病患者治疗,她能愿意吗?她能去配合吗?可是那是她说了算的吗?她不真正的“患”上精神病,中共“做案”就不彻底,中共又怎么能放心呢?

中共有什么不放心的?中共当然不放心了。她要把案件的实情说出去怎么办?那可不只是她挥刀刺淫棍的一个过程,在精神病院,在看守所,医生对她强制的过程,律师和她谈话的实情,甚至包括政府掮客游说的经过,她能不说出去吗?她可能因为中共的淫威要挟静默一时,可是她一旦全面的了解了全国民众对她的倾心营救时,她还会沉默下去吗?要知道,敢于挥刀刺色狼的女侠可是有一定的性格的啊。

这就是中共最不放心的地方。她说出去的后果是什么?民众还会听信政府的“辩解”吗?那包含着中共全部“做案”的经过。邓玉娇刺杀淫官一案已经注定是一个冤案了,那中共对邓玉娇案“做案”的一案呢?虽然,中共的“做案”在目前的中国还没有这样的法庭能够对它进行审判,可是民间的道德法庭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所以,邓玉娇被患精神病是唯一的选择。

还有一个说法,邓玉娇的被释,是中共官方部份官员心中隐隐的痛。不是已经有地方官员在殴打记者时口出狂言了吗?邓贵大、黄德智的后人们不是也放出话了吗?要整死这个敢于刺杀自己同伴或自己前辈的邓玉娇!

对于地方当局来说,虽然对邓玉娇恨的要死,但是他们也明白一个道理,那是不能杀的。杀了一个邓玉娇,激起的全国民愤肯定不是地方当局的头头脑脑们所能想像得了的,那可不只是自己的官职保不保的问题,很可能成为民众从意识到行动彻底摒弃中共的契机。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既不能让其死,又能让其把真情说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得精神病。

我给大家举一个湖北省被中共用精神病折磨的实例,看看中共是怎样使用精神病来使人丧失神智的。

据“明慧网报导”,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的刘晓莲,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在1958年邪党搞大炼钢铁时,双眼突然疼痛难当,半个月痛瞎了一只右眼。 1995年修炼大法,只有半个月,她的那只瞎眼睛亮了。2000年12月,善良、耿直的刘晓莲老人到北京为法轮功、为师父上访。但是她被地方恶警劫持到了看守所,并被实施了残酷的酷刑。2002年6月28日那天下大雨,蔡金平(市公安局政保科长)、邓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主管女号)、宋玉珍(市看守所女号管教干部)等人对刘晓莲老人下了毒手。钱玉兰对她说:“你炼功快瘫了,领导说要给你打点补药治疗。”老人说:“我不是炼功致残的,是你们用酷刑迫害致残的。”邪党恶徒们把老人劫持到了妇幼保健院强行注射药物,致使老人家头部出血,双耳像爆炸一样阵阵地痛,上吐下泻多次昏死过去。

2006年4月刘晓莲老人在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公安特务诱捕。赤壁市公安局以精神病为借口将其非法关押在赤壁蒲圻纺织总厂医院精神病专科摧残。刘晓莲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男精神病人污辱她等种种迫害。

精神病医院的恶医张姓主任等四人是迫害老人的魁首。恶医张主任与赤壁镇邪党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镇拿6000元钱来残害老人的生命。恶医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击、电针刘晓莲老人4个小时、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致使她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这次老人被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清醒时却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两年多来,刘晓莲老人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百般折磨,全身浮肿,进食困难,生命奄奄一息,医生确信只能活二十几天了,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将她放回家。老人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含冤离世。

这就是中共用精神病折磨人致死的一个病例。要把一个正常的人变成精神病患者,那可不是一句话的事,必须施以破坏中枢神经的大剂量药物进行摧残。要知道,这时候对邓玉娇用药治疗是得到官方的权威认定的:精神病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并且已经在一审时发挥作用了,邓玉娇不患精神病怎么行?那您说现在的邓玉娇是不是处在十分危急之中?

怎么办?向中共呼吁能行吗?即使把地方官员给换个遍,也没有人敢翻邓玉娇案,因为对邓玉娇案的定性来自于中共的政法委,谁有这个胆,谁又有这个能力翻案呢?

最好的办法还是向当初营救邓玉娇时一样,发出民众心底的声音,让浩荡的民意冲垮中共的底线。中共最害怕的是什么?中共最害怕的就是民众对它的公开唾弃。当因邓玉娇案引发的抛弃中共声音强大时,中共自然就会松手对邓玉娇的迫害。

那么怎样表达公众对中共的抛弃?怎样发出最强大的声音来?当前中共最畏惧的事莫过于《九评》引发的“三退”大潮了。几年来,“三退”大潮在中国民间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下早已成为一股强有力的解体中共的暗流。中共高层不敢正视,底层的官员也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听任这股暗流的默然壮大却无可奈何。那么民众的声音如果从一个侧面表达出来对中共的不信任、不服从、不配合,进而发展成为对中共的彻底抛弃,中共的执政基础不就被彻底摧毁了吗?对中共抱有幻想的人士清醒的越多,中共越害怕。那么,我们就运用好这一天赐良机吧。

其实这一良东地方当局已经提前告知了大家,他们在巴东大搞恐怖时,宣传的口径不就是说外来营救者都是法轮功吗?那么法轮功修炼者所倡导并在中国广泛开展的“三退”活动不就是营救邓玉娇的最佳途径吗?

“三退”不仅是自救之路,也是救人之道。愿邓玉娇案成为世人广泛深刻认识中共的一个窗口,也愿清醒的世人做出自己明智的选择。

当中共看到民众因邓玉娇案对它的公开唾弃时,它还敢继续迫害邓玉娇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