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掸尘]首页 

掸尘
博客分类  >  奧秘探索
掸尘  >  时事评论
瓮安石首野三关 十三层楼底朝天

9998

瓮安石首野三关 十三层楼底朝天

作者:掸尘

【大纪元7月7日讯】唐代苦吟诗人贾岛“推敲”的典故流传千古,他在推敲自己的诗句时也绝对想不到几百年后的今天,巴东警方在推敲上下的功夫会有如此之深。贾岛的“推敲”不过是文人的一个雅事,供人赏玩而已,巴东警方在“推敲”邓玉娇案时,从“按倒”到“推坐”,再到“推搡”,硬是把一个强奸案变成了一个故意杀人案,于是强奸案的受害者也就变成了故意杀人案的作案者。这也算是推敲典故的与时俱进吧。

贾岛的推敲不过是吟诗赋词时对字句的反覆斟酌,还没有涉及对传统文化中“测字” 的“推敲”。这门学问虽冷,但毕竟是一门传统的国学。笔者对此涉猎不多,本着抛砖引玉的想法,也坚信在神州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那样的孤立,肯定有它背后深藏的内涵。笔者不揣冒昧,对网络上这方面的奇思妙语稍加整理,加上本人的一点粗鄙认识整理成文,和诸君共赏析。

去年的瓮安事件,参与抗暴的人数之多可以说是开中共建政之先河。数万民众为一个中学生的冤死,放火烧了瓮安县委,县政府、县财政局和公安局的大楼,令中共大为恐慌。我们看看“瓮安”两字,表面看也能看出,就是“瓦上的公安”。当然瓦是不结实的,易碎,那这瓦上的公安,也就易倒了,此其一。其二,瓦是铺盖在房上的,那么瓦上的公安也就是房上的公安,就让人想起那些飞檐走壁、破门入户、上房揭瓦的匪徒。而中共公安的实际情况也就是这样,蹲在人家的房顶上往下拉屎,既欺侮着人,还监视着人。这就引出了第三层含义,中共对普通百姓的管理就是要达到监狱那样的效果,把百姓管理的像在“瓮”里面,好像只有在中共的 “瓮”里面才安定一样。中共倒是希望自己是一个永远不会倒的不倒瓮,没有想到,这瓦做的瓮和瓦上的公安这么不经打。事实上也就是这样,瓮安民众的合力发作,一下就打破了中共公安强大的神话。

瓮安事件逼使中共不得已做起了俯卧撑,也很有意义。从此后,中共在民众面前只能靠俯卧撑来说话和做事了。

和瓮安事件能够相提并论的是今年的湖北石首抢尸案。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被人打死后从楼上扔了下去,引燃石首民众的怒火,在一千多名武警抢夺死者的尸体时,七万名市民忍无可忍,和武警发生了正面冲突。后来,中共当局从周边调来数万武警,省委书记和省长又亲自坐镇去抢夺死尸,这也算是开了人类有史以来抢夺普通民众尸体的先河。对石首事件的处理也很有意思,中共以消防演习来敷衍,不敢深究。十几天后,在石首有三名学生溺水身亡,非要等到市长到来后再打捞尸体不可,一时传为笑谈。

我们看一看这“石首”二字,好像冥冥之中都有定数似的。首就是头的意思,在石首可是真的开了民众正面抗击中共并取得胜利的头一枪,中国人的头颅是坚硬的,石首发生这样的事真的是注定的吗?

这只是从一个方面来说,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在中国把尸体也称为尸首,石首和尸首是很相近的谐音啊,石首的抢尸首和捞尸首怎么都这样的巧合?这其中或许真的就有一定的天意?

回过头来再说邓玉娇案。邓玉娇案具体发生的地点是在野三关镇的雄风宾馆梦幻城。野三关,邓玉娇面对的正是三个野汉。雄风,三个野汉不过是在耍弄雄性的威风。梦幻,这一切不像梦幻吗?转瞬间,邓贵大死了,黄德智伤了,邓中佳也吓傻了,而邓玉娇一下子从一个民女变成了一个女侠。

这几个当事人的名字也大有嚼头:黄德智,这个人的德性和智慧因为“黄”事而彻底的黄了;邓中佳,是真的“佳”?其实是真“假”;邓贵大,这个从名字上看大富大贵之人,论辈分和年龄都是邓玉娇的叔叔,以命赴黄泉而告终,真是大快人心。邓玉娇,最容易让人联想的就是“玉蛟龙”,一个小女子,举手间成就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笔者曾在一篇文章“邓玉娇勇闯野三关”中,把邓玉娇的经过分为三个大的关隘:第一关,是她挥刀自卫,做的很漂亮。第二关,巴东警方在面对较为广泛的民意时,一方面把邓玉娇绑架在精神病院,一方面以故意杀人而定罪于她。这时,邓玉娇单靠她个人的力量就闯不过去了,而其时,已经有了相当广泛的民众基础来对抗巴东警方了。特别是两个夏姓律师的介入,逼使事件向第三关迈进。在第三关,中共上层面对巴东警方的窘况,在强大的民意逼迫下,特别是中共几乎所有媒体大面积倒戈一致转载律师的代理控告书的情况下,做出了部份妥协,邓玉娇算是闯过了三大关。

这三关,单靠邓玉娇本人是无论如何也闯不过去的,但是在全国民众的支持下,中共的野三关也不得不开启放行。在中国古代,将士守护边关时,通常就有“三关”的说法,守护边关的大帅称为三关大帅。甚至一些土匪的“山寨”也设下三道关卡。而如今,中共面对的是汹涌的民意,在它自己构筑的“三关”之前而冠以“野”,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中共政权是够强大的,可是它也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了。它这个庞大的政权因其自身的贪腐,在它自己日益腐烂下去的同时也在紧紧的把党徒们捆绑在一起。不信看看上海“卧倒”的十三层大楼就全明白了。

莲花河畔景苑小区里的一幢十三层的楼房突然间就平整的躺下了。现场看到的倒下的楼房很完整,甚至玻璃都没有碎几块,但是它的地桩的质量却也完整的呈现了出来:空心桩,有的根本就没有钢筋,即使用了钢筋,也是像铁丝那样粗。这样的楼房不倒才怪呢!

必需撇开官方的解释,楼房真正倒下的原因就是出现在它的根基。一个是地基本身的问题,一个就是所打的桩的问题了。这两个问题,地基的问题还是第一位的。桩基的作用也不可小看,特别是属于高层的建筑,对桩基都有严格的要求的。楼房倒下的专业术语咱也没有必要去研讨,但是,这座楼房的倒塌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政权倒下的参照。

用水和舟来比喻政权和人民的关系,那当然就是“水能载舟,亦能履舟”了。用土地和楼房的关系来比喻,那当然就是“地基塌陷,楼房必倒”,或者是“地能托楼,亦能履楼”了。不过这个大楼的倒下还真的能引起人很多的联想。大楼十三层,中共第一次召开党的代表大会时也正好就是十三个代表。还有一说,江泽民在位十三年,也是这个数。何况中共的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的地址和江泽民的老巢还都是在上海呢,这样看起来,就不只是一个比喻和象征了,那肯定是有一种关联的。

再看看景苑小区的“景苑”二字。景,上日下京,一般把政权都比喻成太阳,也就是 “日”,京,当然是指北京了,中共的政权在北京,这是无疑的了,景就是隐指今日的中共政权。那苑呢,上面是个草字头,下面是个夗。夗本身是一种赌博的游戏,这个字的写法是两边分开了,中间互不相联。其实夗上面的草字头正体字的写法也是中间分开的,既像两个十,又像两个叉。苑字就明确的说明两股势力的角逐和博弈。这合起来的意思,就是中共的政权在内斗中垮台。其实这也非常符合中共现在的实际情况,江胡内斗由来已久,且日趋激烈,但是他们双方谁都不敢脱离中共,都是在中共的旗号掩护下整治对方。所以表面看是一个政权,其实是两股势力在厮杀的同时把中共撕裂。

最后说说莲花河畔。中共现在最为恐惧的倒不是国内此起彼伏的抗暴,它最害怕的是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共同发起和亲身实践的劝人三退的退党、退团、退队活动。这非得把中共的根基给掏空不可,中共能不怕吗?而这些佛法修炼者又是很推崇莲花的,神韵演出中有金莲起舞;法轮功弟子在海外游行时扎的是大型的莲花车,法轮功学员在一朵朵莲花上演示着法轮功功法;法轮功学员还在新唐人电视台上教人折纸莲花;就连法轮功修炼者最为珍视的书籍《转法轮》的底页的页面上都印有一朵莲花呢。

中共是真的害怕法轮功啊。要不它怎么那么残酷的迫害这些法轮功修炼者?正是它极度恐惧的表现。它在巴东县城和野三关镇威吓当地民众不让接触外来援助邓玉娇的网民时说:这些人都是法轮功,是来杀人放火的,不得给这些人提供食宿。石首事件中,他欺骗民众说,自杀者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调动上万的武警去镇压时又欺骗武警说是法轮功闹事。结果是事件稍一平息,石首百姓纷纷退起党来,正好给法轮功做了个免费宣传。

一般打桩时可都是在平整的地面上生生的把桩给压下去的。看看那没有钢筋的空心的地桩,也真有象征意义。原来中共这么多年来,强压进老百姓心中的都是一根根“空心”的很少有钢筋的桩啊。靠这些桩能托起大楼吗?所以,地基稍微一动,它不就倒下去了?

这样看来,这幢楼倒在莲花河畔不是大有寓意吗?真的想像不出这样的巧合怎么如此的天衣无缝?法轮功修炼者说的是“天灭中共,天佑中华”,或许我华夏民族真的是上天非常眷顾的民族?或许这中共的灭亡真的就是天意?(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10/09 10:31:20 AM
讲的很有道理,就像冥冥中已经注定了中共快要灭亡了!